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区块链国家”灭亡记:“国家亡于中国羊毛党,元首死于美国证监会”

在区块链发展史上,“建立一个区块链国”,一直是一些人的梦想。有人为此购买“国土”,成立“政府”,任命“部长”,发放“护照”和货币,俨然已经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国家。

2020年6月7日 17:18 区块链

来源/一本区块链

在区块链发展史上,“建立一个区块链国”,一直是一些人的梦想。有人为此购买“国土”,成立“政府”,任命“部长”,发放“护照”和货币,俨然已经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国家。相关新闻曾经盛传一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尝试成功了吗?

实践证明,这些“区块链国”中的大多数,都不过是骗局。甚至有的“国家”,被千里之外的中国羊毛党薅死,“国家元首”也人间蒸发。也有主权国家将区块链技术作为国家重策,但政府换届后,只留下一地鸡毛。


被羊毛党薅死


2018年5月,Cryptonomics Capital基金创始人、俄裔美国人尼古拉(Nikolay Evdokimov)宣布,将建立世界上第一个区块链国家——Decenturion。

按照他的构想,这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国家,没有政府,没有总统,绝对民主。这个国家的公民使用数字货币,国家治理也将建立在区块链上。

与此同时,尼古拉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附近物色了四个小岛,每个小岛约为1.8万平方米,相当于两个半足球场。他计划买下这四个岛屿,正式“建国”。

“在这四个岛附近的大国——马来西亚、泰国、中国,可能会成为首批承认我们的国家。”他说。

宣布成立仅一个月后,Decenturion就宣称已经拥有12万居民。宣传语称,未来,Decenturion将面向全世界开放移民,成为一个拥有3000万国民的区块链国度。

2018年7月,Decenturion在莫斯科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向1000位“国民”发放了“护照”。“每天,都有1万人申请加入我们国家。”Decenturion称。

币世界-“区块链国家”灭亡记:“国家亡于中国羊毛党,元首死于美国证监会”Decenturion发放的护照文件

申请加入Decenturion的,都是什么人?官方资料称,80%的“入籍申请”来自中国。

实际上,中国币圈玩家,是Decenturion“入籍”的主力。

他们为什么要加入?

原因令人啼笑皆非——为了薅羊毛。

2018年5月,Decenturion发行了自己的数字货币DCNT,并开启了空投行动,注册Decenturion账户就送1个DCNT,申请成为公民更能获得100个DCNT。

一个DCNT的价格,最高达到过160美元。热衷于薅羊毛的中国币圈玩家们,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事。

事实上,Decenturion最大的宣传点,根本不是所谓的民主、去中心化和区块链治理,而是简单粗暴的“发钱”。

Decenturion称,成为该国公民,不仅不需要交税,还可以“领工资”。工资将通过数字货币的形式发放,每人每年可以领到价值2.5万美元的工资。

这些钱来自何处?Decenturion称,国家将投资至少300个区块链创业项目,并将50%的项目Token,以工资的形式发给国民。

此外,未来加入Decenturion的人,需要支付1000美元的移民费。这也是国家收入来源之一。

交钱“移民”,领“国家工资”,Decenturion的骗局色彩越来越浓。

但仍然有人愿意相信。有人说,Decenturion的创始人尼古拉,同时经营着一家ICO投资平台ICOBox。后者为数十个ICO项目筹集了6.5亿美元资金,ICOBox自身的ICO,也吸引了1460万美元投资。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正是ICOBox这个平台,直接导致了Decenturion的灭亡。

2019年9月,美国证监会指控ICOBox从事非法证券发行。

2020年1月,美国加州法院认定ICOBox违法,对其罚款1600万美元,尼古拉个人也需要支付10万美元的罚金。

判决问世后,尼古拉选择了跑路,人间蒸发。ICOBox公司的代理人也已离职,且无人接替。

Decenturion自此消亡,它的官网已无法打开,社交媒体账号也被注销。

而它所发行的数字货币DCNT,价格已经从最高时的160美元跌至0.0002美元,跌幅高达99.999875%。

因为空投免费拿到DCNT的羊毛党,在抛售的时候连眼都不会眨。

“国家亡于中国羊毛党,元首死于美国证监会。”有玩家如此调侃这个短命的“国家”。


“区块链岛”破产


Decenturion的“区块链建国”故事,戏剧性地终结了。而欧洲主权国家马耳他提出的“区块链岛”计划,也濒临破产。

马耳他是位于地中海中心的一个岛国。2016年,马耳他总理穆斯卡特提出,要将区块链技术列为国家重点发展项目。外界纷纷认为,马耳他有可能成为全世界的区块链中心。

然而,2017年的一起谋杀案,为马耳他的“区块链岛”计划埋下了破产的种子。

当年10月16日,马耳他记者达芙妮·加里西亚的汽车突然爆炸,她本人也不幸遇难。警方调查发现,她的汽车座椅下方被安放了一枚炸弹。

加里西亚是马耳他最著名的调查记者之一,被称为“马耳他反腐战士”,曾经多次揭发当地政要与富商勾结的事件。

马耳他的“区块链岛”计划,正是加里西亚大力反对的。她认为,这一计划将让马耳他变成比特币洗钱中心,成为腐败的又一个温床。

币世界-“区块链国家”灭亡记:“国家亡于中国羊毛党,元首死于美国证监会”马耳他调查记者加里西亚

加利西亚遇害后,警方迅速逮捕了三名杀手,但他们只是这场暗杀的执行者。整整两年时间里,这场暗杀的幕后黑手,一直逍遥法外。

在这两年时间里,马耳他相继推动了多项法案,正式将区块链技术的监管框架纳入法律。大批企业也开始将总部迁至马耳他,以逃避他国法律监管。中国币圈玩家熟知的币安、OKEx,也名列其中。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曾在Twitter上发文,感谢马耳他总理穆斯卡特对币安的接纳。

然而,2019年11月,加里西亚被害案再次发酵。马耳他富商费内奇被警方逮捕。

面对警方,费内奇否认了全部指控,却没有申请保释。在庭审间隙,他甚至走出法庭,在愤怒的公众面前淡定地抽烟。他坦白,穆斯卡特才是案件的背后主使。

很快,大批马耳他政府高管宣布辞职。12月1日,马耳他数万民众集会游行,要求总理穆斯卡特下台。

当天,穆斯卡特宣布辞职。

穆斯卡特政府是“区块链岛”计划的直接推动者,总理的下台,让这一计划彻底破产。很快,马耳他收紧了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牌照的审批。

2020年4月,马耳他金融局披露,完成第一阶段申请流程的区块链初创企业中,有70%未能获得马耳他金融服务许可证。

仅在2019年,马耳他金融局就收到了340份申请。但截至目前,金融局没有发出一张数字货币牌照。

数据显示,有57家申请马耳他数字货币牌照的公司,连流程都没走完,直接放弃了申请。

“区块链岛”上最知名的企业币安,也被人爆出并未获得牌照。

今年1月,加里西亚的支持者、匿名博主BugM在推特上发文,质疑币安在马耳他是否存在实际运营。

“币安在马耳他有两家公司:币安欧洲服务有限公司和币安市场服务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在2018年均未报告任何收入,没有利润,也没有缴税。”BugM说。

2月,马耳他金融局发布声明,称币安未在该国获得经营数字货币业务的许可,也未曾受到马耳他的监管。

“我们在马耳他设有办事处,以提供客户服务。”币安首席增长官Ted Lin对区块链媒体Decrypt表示,“马耳他只是币安的‘精神总部’。”

BugM则认为,币安在马耳他不过是个“幽灵”(空壳公司)。


新计划


“像马耳他这样的小国,政府受当权者个人意志的影响很大。一旦政府换届,原有的政策就可能被废止。”熟悉海外市场的某交易所负责人老马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他表示,许多小国仍保持着家族政治的模式,权力高度集中。它们提出的所谓区块链计划,最后大多成为了一些数字货币公司的庇护伞,其中还涉嫌权钱交易。

在此情况下,这类政策只能吸引来一些空壳公司,却不能吸引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而那些意图依靠区块链技术建国的“国家”,更是大多停留在空想阶段,其中骗局横行。

比如说,2018年7月,一家名为“蓝色边疆”(Blue Frontiers)的企业宣布发起ICO,为其“建国”计划募集资产。

该企业计划在南太平洋上建立一座“漂浮城市”,它由数个浮岛组成,可以容纳300套住宅、酒店、办公建筑。项目计划在2020年开工,2022年建成。

同时,蓝色边疆也宣布将建设全球首个“去中心化政府”,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社会治理,并将ICO募集的数字货币VAR当作国家货币。

当时,这一项目获得了PayPal创始人Peter Theil的青睐与背书。它在小范围内开展的ICO计划,也募集了60万美元。

然而,3个月后,蓝色边疆团队却宣布将推迟自己的ICO计划。“漫长的熊市和灾难性的ICO趋势,让我们不得不考虑推迟这一计划。”蓝色边疆Medium官方账号写道。

它们宣称,ICO终止并不代表蓝色边疆计划的终结,团队已经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寻找到了一片新的海域。然而,直至今日,蓝色边疆仍没有新进展,其官方博客也不再更新。

另一个知名的区块链建国项目,则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

2015年,捷克人维特·耶德利奇卡在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之间,找到了一块约7平方公里的无人认领土地,并在此宣布独立建国,国名定为“自由之地”(Liberland)。

币世界-“区块链国家”灭亡记:“国家亡于中国羊毛党,元首死于美国证监会”自由之地所在地 来源:官网

自由之地宣称不收税,不设军队,也不干涉他国领土,国家口号则是:“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自由之地不设官方货币,但也接纳包括比特币在内的一切货币。

这个无人承认的小国号称在尝试区块链治理。2019年,它宣布将建立一个开源的、去中心化的自治政府,并将投票、政府预算、护照发放、公司注册等行政职能迁移到EOS区块链上。

今年3月,自由之地宣布任命了新的“财政部长”Ali Kassab。后者曾在迪拜区块链企业Smart SMB担任CEO一职。

此外,自由之地也多次受邀出席各种国际区块链峰会,介绍自己在“区块链国家治理”上的经验。

如今,自由之地“政府”在捷克布拉格办公,其真正的“国土”仍然无人居住。相比政治意义上的“建国”,自由之地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

对于自由之地而言,区块链最大的贡献,可能不是“国家治理”,而是募资。

自由之地公开的2018年财政报告显示,自由之地当年接受了45万美元捐助,其中60%都来自比特币、BCH、BSV等数字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