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4%霸权 | 美国印钱,世界买单?史上最强镰刀怎么破

正如前文中提到的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通过公开信宣布暂停 TON (Telegram Open Network) 之后, 各大交易所的 GRAM 期货价格应声大跌,跌幅超过 90%。

2020年6月4日 14:34 美国

来源/Conflux 中文社区 

书接上文(《4%霸权 | 杜罗夫兄弟小传》),正如前文中提到的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通过公开信宣布暂停 TON (Telegram Open Network) 之后, 各大交易所的 GRAM 期货价格应声大跌,跌幅超过 90%。

随着 TON 的终止,帕维尔推出了一项补偿计划,为 TON 投资者提供了两种选择:立即返还 72% 或 12 个月内返还 110%。

据《福布斯》俄罗斯 5 月 16 日报道,据称,大多数 TON 投资者决定尽快收回投资,选择退款 72%。 

出于对美国潜在诉讼风险的担忧,TON 的投资者们纷纷选择了退出离场。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 80% 的投资者准备退出该项目并获得退款。在这其中,就包括 TON 最大的投资者之一 Disruptive Era 基金。 

随着 5 月 25 日,Telegram 撤回了针对美国联邦法院冻结 Gram 代币发行和分销禁令的上诉。众多投资人已纷纷作鸟兽散,曾经募集 17 亿美元的区块链明星项目 TON,也最终迎来了末日的钟声。

未来的区块链江湖中,TON 仅仅是一个传说。


撼山易撼美元霸权难

 

之所以选择暂停 TON 项目,其实帕维尔在公开信中也有所阐述:在金融和技术方面,我们仍然依赖美国。美国可以利用对美元和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权来关闭世界上任何银行或银行帐户。它也能通过对苹果和谷歌公司的控制从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中删除应用程序。

也就是说,如果强行推出 TON 和 GRAM,那么其个人和团队的银行账户资产,Telegram 这款软件和帕维尔都可能遭殃。

当帕维尔写下这段文字时或许 Facebook 的前车之鉴依旧历历在目。

其实,早在计划发行 Libra 1.0 之前,扎克伯格便已经是美国国会听证会的常客,当 Libra 计划推出之后,更是被美国监管机构一再刁难,其发行计划也是一拖再拖。 

美国的“肉食者”大老爷们通过各种大棒,不断的打压着不听话的后来者。

曾有人戏言“美国现在的政治结构就是以犹太、基督教为基础的财阀权贵集权制,即财权由犹太人代理,军权在基督徒权贵手中,二者之间通力合作排除异己。所有挑战者,都将被既得利益者们视为眼中钉。” 

要知道在各位大老爷的眼中“挑战者”绝不仅限于美国国内,在世界范围内,美国同样也在积极地寻找着潜在的对手,并竭尽全力的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从取代英镑到二战中的德国,从冷战时期的苏联,到 80 年代的日本。上述的国家纷纷成为了美国的手下败将,现如今,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美国再次将手中的屠刀对准了我们。 

相信各位看官都已经有所了解,5 月 20 日,就在帕维尔败下阵来的几天之后,美国参议院就通过了一份关于强化中概股审计的法案(S.945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table Act)。

该法案规定,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禁止该公司的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该法案还将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它们是否为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 

消息一出,中概股应声大跌。

其中,欢聚时代下跌 12.02%、前程无忧下跌 12.08%、迅雷下跌 6.63%、老虎证券下跌 6.67%、趣头条下跌 7.17%、陌陌下跌 9.33%、搜狐下跌 9.33%、搜狗下跌 6.62%。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法案最关键的一点是要证明公司不受中国政府控制。虽然该法案还需要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由特朗普签署才能成为美国的法律,但大量中概股已经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而法案的发起人共和党参议员 John Kennedy 毫不讳言,这项法案尤其是针对中国而设立。他还在推特上表示,“我们不能让外国企业对于美国退休基金的威胁植根于证券交易所之中。” 

此外,为了让自己的提案获得更多的票数,他在参议院陈词如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长期致力于保护美国股民免于被美国公司欺诈。但荒谬的是,我们竟然给予中国公司可乘之机来利用这些将退休金和助学贷款投入股市的美国公民,只因我们没有坚持审查他们的账务。” 

伴随着一系列不和谐的音符,近期,已有大量中概股传出考虑从美退市的消息。对此,证监会回应称:从法案以及美国国会有关人士的言论看,该法案的一些条文内容直接针对中国,而非基于证券监管的专业考虑,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做法。

无独有偶,5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门再次宣布对华为采取限制措施,要求全球市场任何使用美国软硬件技术的半导体制造商,都要在美国许可的情况下和华为合作,这意味着遏制华为的行为已经从美国本土升级到了全球市场。关于华为是否能够绕过监管,美国能不能靠技术真正的遏制华为,我们下回再说。 

总之面对崛起的中国,美国打出了组合拳。


奠定霸权仅靠美元?

 

当全世界都把“美元霸权”这四个字挂在嘴边的时候,你是否想过,难道“美元霸权”的实现,仅仅靠美元就可以么?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 

我们的故事要从 1944 年讲起。

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确定了以外汇自由化、资本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为主要内容的多边经济制度,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简单来说就是美国凭借战后拥有全球四分之三的黄金储备和强大军事实力,建立了以美元为中介的金汇兑本位制的国际货币金融系统,当时与会各国达成共识,美元跟黄金以固定价格挂钩,35 美元可以换取 1 盎司黄金(真·美金无疑)。 

但这其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吃美国这一套,就比如戴高乐就高度怀疑美国人在偷偷印美元(老一辈革命家果然睿智),所以坚决要求美国按照承诺把自己手里的美元换成黄金。 

虽然百般不乐意,但当时的美国还是捏起鼻子换了。得手之后的戴高乐到处宣扬,逢人就说美国黄金快没了,这一下不得了在戴高乐的奔走呼号之下,很多国家纷纷效仿。

但美国岂能吃此等哑巴亏,接下来熟悉的剧本出现了,1968 年 5 月法国发生了一场“颜色革命”,戴高乐黯然离场。 

诚然,布雷顿森林体系有效的促进了战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我们熟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也应运而生。

但随着各国经济的发展,这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制度自身的矛盾和缺陷日益暴露,最终于 20 世纪 70 年代走向崩溃。 

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没能持续,但为了进一步对世界上的国家进行控制,美国又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那就是借助现如今大名鼎鼎的 SWIFT。 

SWIFT,全称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于 1973 年成立于比利时。

最初由北美和西欧 15 个国家的 239 家银行发起,是国际银行同业间非营利性的合作组织,旨在为其会员银行提供全球支付清算等服务。 

截至目前,SWIFT 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国际间支付清算组织,为全球超过 200 个国家和地区的 11000 多家银行和证券机构等提供服务,支持 8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实时支付清算系统。

然而有趣的是,尽管 SWIFT 一直宣称其秉持严格中立的立场,但美国对SWIFT 具有巨大影响力,或者说掌控力。

 

我才是Swift本尊

 

首先,是组织上的掌控力。

美国及其盟友们占据了 SWIFT 多数董事席位,主导协会决策。在日常运作中,SWIFT 由董事会进行管理,董事会设有 25 个席位,每个席位每隔三年会轮换一次。

美国、比利时、法国、德国、英国、瑞士各拥有两个董事席位,其他会员国最多仅有一个董事席位,大部分国家都没有董事席位。

其次,是信息上的掌控力。

目前,SWIFT 在全球一共有四个数据中心,它们分别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弗吉尼亚,以及位于瑞士的备份中心,和一个因安全因素未向外界披露的灾备恢复中心。 

“911 事件”之后,美国依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案》(IEEPA),要求 SWIFT 共享数据。这下 CIA 等传统情报机构可算是乐开了花,原先需要靠 007、杰森·伯恩们才能得到的金融情报,现在坐在空调房里动动手指就能实现了。

此举是否遏制了恐怖主义我们无从得知,但在监视、制裁许多得罪了美国的国家方面可谓效率奇高。

最后,是货币上的掌控力。

美国对 SWIFT 的掌控与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息息相关。尽管美元的国际结算地位有所下滑,但仍居主导。

也就是说一个国家一旦被美元清算体系隔绝,也就无法参与美元的跨境支付结算活动,这将影响到大量的国际贸易活动尤其对于一些以出口石油、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换取美元外汇的资源型国家更是如此。 

正如前文中提到的,近些年来,美国通过 SWIFT 对其它国家发起的金融制裁可谓屡见不鲜。

甚至在 2004 年,美国专门成立了恐怖主义和金融情报办公室,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设在财政部的情报机构,用于收集金融情报,为金融制裁和金融外交提供支持,在将金融作为武器方面,美国真是发挥到了极致。 

例如,通过分析 SWIFT 和 CHIPS 数据,美国发现澳门汇业银行与朝鲜之间存在交易。基于这一调查结果,2005 年 9 月,美国指责澳门汇业银行参与“洗钱活动”,并根据《爱国者法案》311 条款,将其列为“高度关注洗黑钱银行”,对有 52 个朝鲜客户及其 2500 万美元存款的澳门汇业银行进行制裁。

此次制裁导致澳门汇业银行发生大规模挤兑,2005 年 9 月 16 日至 20 日,汇业银行约有 3 亿澳门元存款被提走,占该行总存款量近 10%,无奈之下,澳门特区政府只得接管汇业银行。 

除此之外,被制裁的还有伊朗、朝鲜、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曾几何时,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曼德克尔(Sigal Mandelker)就宣布:SWIFT 已切断与被制裁的伊朗金融机构的连接,其中包括伊朗央行。

虽然随后伊朗央行就发布声明称:SWIFT 只是“银行间信号系统”,SWIFT 禁用不会对伊朗银行账户、外汇结算产生影响。

尽管伊朗方面始终“死鸭子嘴硬”但被制裁无疑大大的伤害了伊朗本就羸弱不堪的经济,不少跨国石油巨头都纷纷放弃了在伊朗的生意。 

面对 SWIFT 肆意挥起的大棒,就连美国的西方传统盟友都已忍无可忍。

2019 年 1 月 31 日,德国、法国、英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创建“支持贸易往来工具”(Instrument for Supporting Trade Exchanges,简称 INSTEX),用于与伊朗商贸结算,避开美国制裁。 

2019 年 11 月 30 日,INSTEX 继续扩容,成员除了创始会员国德、英、法三国,又加入了比利时、丹麦、芬兰、挪威、荷兰和瑞典六个欧洲国家。未来,随着 INSTEX 的快速扩容,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美元的金融霸权地位。

除此之外,金砖国家之间也正在打造名为“金砖支付”的统一支付体系,消费者有望借助专门手机应用,在金砖国家内实现跨国跨币种支付,跟 INSTEX 类似,简化跨国支付程序,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与此同时,2015 年,中国自有的国际支付系统——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上线运行,截至 2019 年 4 月,全世界已经有 865 家银行加入了该系统。

中国也在不断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贸易领域结算范围,2018 年底,中国对外贸易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结算的规模已经达到了 7 万亿人民币。2019 年前 11 个月中国进出口总额达到 28.5 万亿元人民币,超过四分之一用人民币支付,而不是通过美元结算。2018 年 3 月 26 日,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正式上市,令中国去美元化之路朝前迈出了一大步。

但即便如此,仍然很难在短时间内撼动美元的霸主地位,据 SWIFT 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元的交易使用率大大超过其他货币。

2017 年 10 月数据显示,美元交易使用率 39.47%,为第一大支付货币;欧元使用率 33.98%,为第二大支付货币;英镑、日圆、瑞郎和加元位列第三到第六位。2018 年 2 月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所占比重 1.56%,货币排名仅位列第七。 

区块链大有可为? 

“指望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国际结算地位,增强话语权,继而在 SWIFT 内部合纵连横,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缺乏实际意义。”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张岸元曾经对 SWIFT 表达了失望,在他看来,在对方指定的条条框框下,永远不可能战胜对手。

面对美国的金融制裁,对于应该采取何种应对方略,张岸元进一步指出:“SWIFT 是电报电话时代的产物,互联网时代一定会有与之相适应的国际支付清算系统。我们不确定由我国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究竟是什么性质,但能够确定,未来颠覆 SWIFT 地位的,一定是区块链的加密货币支付清算体系。技术总能提供新的可能性。” 

但我们相信,张岸元博士所提到的区块链,一定是以人人可参与的公有链为基础的。

正如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其《科技金融前沿:Libra 与数字货币展望》公开课中提到,如果 Libra 作为一种稳定币推行成功的话,这意味着 Libra 的创始协会,既要扮演 Libra 的中央银行的角色,同时也可能会演变成一个私营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且在私营部门里,他会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影响力更大。

尽管目前标志着自由的 TON 几近胎死腹中,但随着 DC/EP 以及其他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我们似乎看到了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旧的那部分正在崩溃,新希望的种子已经种下,而区块链在这其中将扮演什么角色,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