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TON之死

再一次,加密社区向现实世界扩散去中心化理想的尝试受到挫败。

2020年5月15日 14:23 Telegram TON

来源/哔哔News

今日凌晨,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正式宣布旗下区块链项目TON(Telegram Open Network)死亡。

“过去两年半时间里,我们耗费了大量人力精力,想要开发下一代区块链平台,TON在速度和可拓展性上已经远超比特币和以太坊,通过这种技术,我们可以实现价值与思想的开放、自由、去中心化交换,一旦整合进Telegram网络,TON还可能彻底改变人们存储和传输资金、信息的方式。不幸的是,美国法院叫停了我们的项目,我们不得不关闭TON。”


监管绞杀

 

事实上,Telegram是最贴近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理念的社交平台。

在Telegram上,通过使用Secret Chat功能,交流双方可以进行端到端加密沟通;聊天信息通过提前设置,可以实现到点自动销毁;交流中的某一方对聊天信息进行截图,对方会立即收到通知;Telegram的创始人Durov兄弟更是曾拒绝为俄罗斯政府提供社交网站vk(俄罗斯版Facebook,也由Durov兄弟创建)上的反政府人物资料。

对隐私性的强调为Telegram赢得了4亿月活用户,但同时也为其招致了监管注意,Telegram旗下区块链项目TON成为受到全球关注的区块链项目中,首个被合规绞杀的项目。

Durov在《What was TON and Why it is over》一文中这样描述TON的死因:美国法院认为“人们投资Gram是为了交易获利,而非真的需要Gram”,即Gram被判定为证券属性。此外,为了防止美国用户通过各种渠道获得Gram代币,美国法院最终宣判,除了禁止Gram在美国发售,还禁止其在全球发售。

TON项目被终止,不仅仅是两年半的心血与精力白付,曾经17亿美元的募资资金或者部分募资资金面临退还,也意味着,现实世界包容区块链与去中心化理念,或者说加密社区向现实世界扩散去中心化理想的尝试受到挫败。

加密社区表现出惋惜、无奈的情绪。在众多评论中,除了关注投资者损失与维权的声音外,社区最常用到的一个词是“可惜”。

Free TON社区的主要成员,同时也是TON Labs首席技术官Mitja Goroshevsky更是表示不愿放弃TON项目。“我们将继续开发、建设TON项目,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分发代币。我们会把(Gram)交到数百万用户手中,因为这是正确的目标!”

 

关于失败的两个猜想

 

2018年初,Telegram通过1CO完成TON项目的17亿美元融资,一度成为当时最强代币融资事件,而今,Telegram决定割裂掉区块链方案,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过去与现在的巨大反差,源于时机的错位。

TON和比特币、以太坊不一样,后者诞生之时,监管的手臂还没有完全伸到加密领域,等到监管发难之时,这两个项目已经发展出极为去中心化和庞大的网络与社区,这或许正是BTC和ETH能被定性为商品而非证券的原因。

相比之下,TON项目推出于2017年底,当时比特币价格接近20000美金高点,加密大牛市引发全球关注。2019年7月,Facebook发布Libra白皮书,这种由全球性商业机构和组织推出的区块链项目,以及伴随而来的发币行为引起各国政府对于反洗钱、反恐融资,甚至主权国家法币控制力问题的重视与警觉。

监管的围墙被筑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坚固,TON计划中的主网上线日期被卡在了这个敏感时期。事实上,根据网络信息,Telegram与SEC之间的周旋持续7个月之久,SEC坚称Telegram发售Gram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最终,创始人兼CEO Pavel Durov表示放弃并且停止项目。

TON的终止或许还与资金紧张有关。众所周知,SEC在去年处理了一批发币项目,其中有一部分以项目方或者机构认缴罚款的方式收尾。

2019年8月13日,SEC与非法加密项目PlexCoin达成和解,PlexCoin认缴700万美元罚款。

2019年8月20日,SEC对俄罗斯加密货币评级机构ICO Rating开出总额约26.9万美元的罚单,ICO Rating同意付款和解。

2019年9月30日,SEC与EOS母公司Block.One达成和解,Block.One支付2400万美元罚款。

2019年10月,SEC与云存储加密货币Siacoin背后的公司Nebulous Inc.达成和解,同意支付约22.5万美元的罚款。

美国CNBC主持人Ran NeuNer曾指出,Block.one筹集了40亿美元,支付了2400万美元罚款,比例为0.6%,按照相同的比例计算,Telegram筹集了17亿美元,可能需要缴纳1020万美元罚款。

然而,与Block.one资金殷实不同,Telegram的资金状况或许不容乐观。Telegram一直提供免费服务,为了保证Telegram的独立性,Pavel Durov声称永不在上面销售广告,不接受外部投资,也不会被收购。

一方面,Telegram没有盈利模式,另一方面,Telegram一直处于烧钱状态,Pavel Durov每个月都得拿出100万美元来维系Telegram的运营。罚款对于Telegram而言,或许是无法做出的选择。

与TON同时期的另一个重磅项目Filecoin目前也处于主网上线前夕,但是Filecoin却从未受到来自SEC的监管打击。事实上,Filecoin在2017年做的1CO是唯一(如果不是唯一,也是为数不多的)得到SEC通过的合规1CO。

Filecoin的代币根据《证券法》注册在案,并且只向合格投资者募资,每个投资者在参与投资前必须签署SAFT(Simle Agreement for Future Tokens)合同(这是加密货币开发者和投资者之间的合同),并且要做投资者问卷,这些投资者必须按照SAFT规定行事,在达到SAFT规定的授权期后,才能出售他们手中的代币。

而今,TON项目被叫停,这或许意味着Telegram将面临更为严峻的资金问题。Telegram在今年4月份给到投资者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如果投资者不同意推迟主网上线并且要求退款,Telegram将返还其投资额的72%。

目前,尚未有明确信息表明Telegram会如何处理投资款项退还问题,如果按照72%的比例退回,这将意味着12.24亿美元的资金回吐。网络信息显示,已经有部分投资者想要对Telegram及创始人提起诉讼,有专家认为,Telegram可能会通过提供公司股票的方式来偿还投资者。

 

结语

 

至此,我们看到一个原本充满希望的区块链项目在时机、资金等多个因素影响下的诞生、挣扎以及放弃,或许从2017年开始布局,从2018年快速募资17亿美元开始,合规的拉扯与利益的权衡就被写进了Telegram的命脉中。

Pavel Durov在文章最后写道“我想要祝福世界上所有在为去中心化、平衡和平等抗争的人们,你们在打一场正确的战争,这有可能是我们这一代最为重要的一场战争,祝福你们,我们的失败之地,将孕育出你们成功的果实。”但是,现实或许永远是现实,去中心化与中心化或许永远互为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