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比特大陆“分叉”硅原大陆,将会带来哪些影响?

将北京比特大陆的员工转移至重庆硅原大陆,却难以将这些已订立合同的业务进行转移

2020年5月10日 19:36 比特大陆 吴忌寒

来源/财经网链上财经

财经网·链上财经消息,目前处于吴忌寒控制下的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比特大陆”)正在转移相关法律关系以及员工。

一位比特大陆内部员工在5月8日向链上财经透露:“今天上午锁上了大门,要求所有员工改签劳动合同。”而此时,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正在上演一场营业执照抢夺闹剧。

上述人士表示,吴忌寒计划将原有的业务、法律关系以及员工均转移至新公司,新公司与北京比特大陆一样,均为集团内全资子公司。而员工转签合同会签三方转移协议,这三方分别为员工、北京比特大陆以及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硅原大陆”)。

公开信息显示,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3月24日,注册资本为1.5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路遥,从事行业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据链上财经获取的一份面向内部员工的、针对此次转移合同事务的答疑资料显示,由于新公司是北京比特大陆的关联公司,因此转签了劳动合同的员工的员工关系依旧在比特大陆集团体系内。

针对竞业限制一事,该答疑资料显示:“员工的劳动关系变更至硅原大陆,是员工、比特大陆和硅原公司三方协商变更的结果,不属于违反竞业限制的情形。公司不会对员工入职硅原大陆公司提起诉讼。”

此外,该答疑资料还显示,人员转移主体后,业务、专利、资产等相关问题,法务部和知识产权部会负责业务的转移或者授权,因此,转移对业务并不产生影响。

链上财经了解到,此次主持北京比特大陆员工转签重庆硅原大陆事宜的负责人为索超,而索超曾担任过比特大陆的人力资源。

2019年10月29日,吴忌寒重返比特大陆获得管理权,期间获得了刘路遥、索超以及葛越晟等人的支持。

针对此次转移员工劳务合同一事,在面对员工疑惑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变更合同主体,绝对不是为了‘拆分公司’,是为了解决员工担心北京比特大陆不稳定的问题。”

对此索超表示:“很多员工还是没理解为什么要换主体。我再给大家解释一下。有不少员工之前反馈担心北京比特大陆不稳定,是因为詹一直在运作更换北京比特大陆的法人。北京硅原大陆的法人,詹是无法变更的,所以给员工多一个选择,让员工对雇佣主体放心,安心工作,公司的项目等其他均不受影响。”

5月9日凌晨,有部分比特大陆认证员工在脉脉上证实,已经改签了新的劳动合同,并表示:“以后就不是北京比特大陆的人了。”

而吴忌寒也在侧面承认了这一消息。5月9日吴忌寒在朋友圈回应称:“这个不会的。重庆公司不做研发,北京的员工不会迁往重庆。”

据链上财经了解,北京的员工虽不会迁往重庆,但或将搬离原有办公室(北京市海淀区宝盛南路1号院25号楼),迁往新办公室。而目前新办公室由于正在装修中,且受到疫情影响,所以搬离时间尚不能确定。

据分析,如果此次吴忌寒成功将比特大陆所有的业务、法律关系以及员工关系转移至新公司,那么詹克团期望夺回的“比特大陆”将成为一个空壳,吴忌寒则将以硅原大陆的名义继续运营着比特大陆。

针对北京比特大陆“分叉”影响一事,索超对内表示,换签并不会对员工工作以及公司项目造成影响。

但多方信息显示,比特大陆此次“分叉”,无论在员工福利、业务开展、股东权益、期权兑现等方面均会造成一定影响。

首先,在员工层面上,此次劳动合同转移将会使得北京比特大陆员工面临司龄计算、社保变更、工作居住证办理、户口挂靠等一系列问题。

5月9日凌晨,一位比特大陆认证员工在脉脉上询问:“比特大陆老板闹腾,我们的工作居住证怎么办?”

“现在的比特大陆才不管你工作居住证,就是你想跟着我,就转,不转就视为你不跟我走。”另一位认证员工评论道,“转了等于表忠心,不转就默认你站队。”

比特大陆的户口档案均挂靠在FESCO,而FESCO由比特大陆开户。硅原大陆将会与FESCO继续合作,因此员工的户口挂靠将不会受到影响。但硅原大陆并不具备落户资质。

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律师季凤建向链上财经表示,重庆硅原大陆及其员工未来或许面临与北京比特大陆的一系列法律纠纷,为了合法、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第二,在业务开展层面上,由于此前比特大陆集团的大部分业务均借由北京比特大陆的名义开展,相关合同亦均以北京比特大陆的名义订立。

将北京比特大陆的员工转移至重庆硅原大陆,却难以将这些已订立合同的业务进行转移。

据分析,这可能会涉及到芯片代工厂、矿机生产、矿机售卖、尾款回收等一系列事项。

季凤建律师认为,公司是以资本联合为基础,以营利为目的,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法律规定的程序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组织,其责、权、利都是独立的。因此,从法律上说,成立新公司,把原公司员工和资产转移至新公司需要履行相应的法律手续,可能还要支付相应的对价。员工需要合法解除与原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新老公司也要合法地进行资产转让,而这需要经过原公司的同意,双方需签署书面合同,可能还要履行登记、缴纳税款等一系列法律程序;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合法、有效的合意,任意转移原公司资产至新公司的行为,可能涉嫌职务侵占罪等刑事罪名,面临刑事责任追究的极高风险。原公司与第三方签署的合作协议,若其合同权利义务移转给新公司,还要取得第三方的同意。

第三,北京比特大陆与重庆硅原大陆之前的关系或将为股东权益增长以及上市进程埋下隐患。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重庆硅原大陆由注册于新加坡的Bitmaintech Pte.Ltd全资控股。自此,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旗下将存在两条并行的支线,一条为开曼比特大陆控制香港比特大陆,香港比特大陆再控制北京比特大陆;一条为开曼比特大陆控制新加坡比特大陆,再由新加坡比特大陆控制重庆硅原大陆。

由此,北京比特大陆与重庆硅原大陆之间将进行何种业务划分、利益划分是一个不得不深思的问题。

而两家公司之间又是否会存在竞争关系亦值得商榷。而这些又会对股东权益造成何种影响亦难以估量。

季凤建律师认为,目前比特大陆的现状不仅不利于推进上市进程,还可能构成其上市的严重障碍。他表示:“在VIE架构下,开曼公司的股东之间陷入法律纠纷,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上市条件。开曼公司的各关联公司陷入资产、经营管理权纠纷,严重威胁其业务营收,也不符合上市条件。在这种混乱状态下,相关上市法律文件也无法依法、及时提交,根本不可能完成法律规定的上市程序。”

第四,比特大陆的此次“分叉”或许会影响到部分员工在开曼比特大陆上市后的期权兑现。

5月8日早晨,网络上流传出一份来自于吴忌寒的聊天记录,吴忌寒表示:“过去3年里,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是,老詹虽然是作为创始人令人尊重,但是他摧毁了公司的上升势头,毁灭了公司数十亿美金的价值。”并进一步表示“就是干,不要怂”。随后这句口号引起了广泛传播。

而引起吴忌寒评论的则是一张詹克团的言论截图,截图内容为:大家好,我是詹克团。我会马上就回来。我会保证北京比特大陆员工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期权,以及其他薪资待遇,我也会带领大家继续往前发展,包括公司上市等!比特大陆是我们的家,我们不离开!

詹克团的此番讲话意思明确,在开曼比特大陆成功上市后,詹克团只保证北京比特大陆员工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期权,而不保证重庆硅原公司在开曼比特大陆的期权。

据此前开曼比特大陆拟上市港交所公布的招股书显示,詹克团为开曼比特大陆的第一大股东,且依照AB股制度,詹克团占据60%以上的投票权。

此后虽有消息显示,在2019年10月28日吴忌寒控制住比特大陆集团之后,废除了AB股制,但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可靠消息源对这一消息进行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