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当减产20%遇上算力再分配,ETC矿工熊市寻路

ETH转PoS之后,显卡矿工很大可能性要来“投奔”ETC,ETC能否接得住?随着完成新一轮20%减产,ETC的路又在何方?

2020年3月18日 14:28

来源/链得得

3月17日14:07,以太经典ETC区块到达预定减产高度10,000,000,启动20%减产,每个区块奖励已由4 ETC降低为3.2 ETC,预计每日挖矿奖励将从约26000 ETC降至约21000 ETC。

“减半行情”、“减半即牛市”一度成为2020年初市场热议的焦点,然而人们期待的减半/减产行情还未到来,加密市场就先经历了一轮“价格减半”。3月12日,比特币从7500美元附近骤然跌破5000美元关口,随后整个数字货币行情开始大幅跳水,加密货币市场一天内缩水745亿美元。

从ETC的表现来看,在经历3月12日那晚的大盘整体暴跌之后,目前保持低位横盘状态。据CoinMarket数据显示,截至3月18日9点,ETC报4.5美元,24小时跌幅0.2%。

当减产遭遇极端行情,ETC是否还能为加密市场带来些许新的期待?

“ETC减产前的行情,包括这次的减产肯定是受到了全球疫情的影响,但接下来减产后的行情如何发展,其实要看疫情控制的情况,如果疫情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那么ETC减产后的行情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在接受链得得采访时,ETC亚太社区负责人胥康这样说道。

胥康进一步解释,减半行情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减半之前的“预期行情”,就是大家觉得可能这个数字货币要减半了,会开始有一个预期炒作,之后会有一波小的行情拉升。减半之后包括BTC或ETC的资金都会有一个更大的涨幅。他指出,这次疫情很大程度上影响的是减半前的预期行情,真正的行情会在减产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产生。比如,上次ETC的减产是在2017年12月11日,在11日之前已经有了一波预期的炒作,资金流动比较可观,但ETC的历史最高价格是在减产后的几周。

链得得注:与比特币每四年减半一次不同,ETC的通缩机制为:区块高度达到5,000,000时,区块奖励将减少20%,此后每5,000,000区块再降低20%,减产周期大约是2.38年。“减半行情”的说法整体包括“减产行情”。

来源:Tokenview


矿工频繁切换算力不会带来大收益


“目前短期行情价格的滑坡不会大范围的影响矿工挖矿这一行为,矿工更看重的是在一个长期稳定的行情内去提升自己的收益。当疫情得到可控时,ETC的价格就会恢复到正常的行情,这样对矿工的影响就能够降到最低。”胥康对链得得表示。

毫无疑问,ETC的减产会直接造成矿工收益减少,这是市场的一个普遍共识。同时,目前在加密货币普遍大跌的背景下,产量减少加之价格偏低,都让矿工的收益愈发的微薄。如何在减产情况下,维护矿工的收益、让他们坚定信仰持续挖矿成为当下加密市场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胥康认为,减产表面上看矿工的收益是减少了,但由于减半行情的特殊性,如果后期一段时间行情可观,单个数字货币的价格能够上升,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出块奖励减少对矿工的影响。

“要保证矿工持续稳定的收益,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尽可能不要经常在不同的显卡和矿机之间做切换。”胥康这样说道。

如果一个矿工觉得某一数字货币的短期收益比较高,就转向去挖这个货币,会造成自己原本所在网络计算能力的下降,因为算力切换后,挖矿难度减小,反而会使坚持挖一种币的矿工受益。所以坚持挖一个自己比较熟悉的数字货币,对矿工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案。

此外,从“加密货币政策”的角度来讲,ETC的和比特币非常类似。ETC每500万个区块,区块奖励减少20%。ETC的平均出块时间大约12秒左右,500万个区块需用时2年左右,2年减产20%。可以发现,ETC和比特币一样是有固定的货币政策的,而且这套货币政策保证了ETC的资产是通缩的,不会像主权货币一样被无限超发。

他表示,从现在的个人投入产出比来看,ETC和ETH还是投入产出比最高的数字货币。今年ETH预期会转向POS,对于A卡机(指AMD显卡矿机)的矿工来说,未来继续在ETC上挖矿,会有比较固定的收益。


ETH算力大规模迁往ETC?


目前各个矿池的手续费基本为零,换言之,矿工的收益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挖矿所得。ETC挖矿的蚂蚁矿池和F2pool等矿池在ETH也有算力,减产后矿工挖矿奖励减少20%,矿工是否会将算力迁移至ETH也是值得警惕的问题。

胥康告诉链得得,“现在更有可能的一种趋势或者说正在发生的一种趋势反而是ETH算力大规模迁往ETC”。

他认为ETH算力迁往ETC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首先,目前来看,ETC的投入产出比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高,和ETH经常是持平状态,有时候甚至是反超ETH;其次,ETH的挖矿算法和ETC一样,运用相同的Ethash挖矿算法,并且生态相融,因此从ETH切换到ETC挖矿,对矿工来说是几乎零成本(硬件和软件);最后,ETH和ETC挖矿的设备是相同的,都是偏A卡,所以从ETH 上把算力迁移到ETC行是最经济和最简单的方式。

今年下半年ETH和ETC网络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就是DAG的大小将会达到4G,如果达到4G之后,ETH和ETC上一些采用4G显卡挖矿的矿工就可能要被迫停机。

现在ETC社区的核心团队,包括社区里的领导者都在积极讨论来延缓ETC网络上达到4G的时间,这样采用4G显卡挖矿的矿工,至少在今年一段时间内还有矿可挖。

另外,今年ETH要完成2.0升级,届时将会把以太坊的出块算法切换至PoS出块验证。如此一来,PoW的那条ETH的链将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但终将还是会在ETH网络上面全面转化为PoS,这样势必导致他们的算力去寻找一些其他的PoW的运营网络进行挖矿。

根据CoinMarketCap显示,ETC目前市值5.24亿美元,在加密货币市值排行第19位,虽然与ETH仍有较大差距,但却是仅次于ETH的显卡挖矿币种。

另据Tokenview显示,以太坊网络每日平均算力162.35TH/s,ETC网络每日平均算力9.7TH/s。接下来,ETC能否从ETH“接住”足够多的算力,还值得继续观察(ETH市值125.74亿美元,市场排名第二)。

在鱼池直播间中,minerOS联合创始人张松青指出,ETH转PoS之后,显卡矿工很大可能性要来“投奔”ETC。以ETC目前的市值来看远远不够承接ETH算力,但是相比其他币种,ETC承接算力的可能性更高。


ETC方向:持续提高与ETH网络的兼容性


众所周知,ETC是ETH(以太坊)在1,920,000个块后硬叉出的分叉币种,功能和以太坊类似。近年来,ETC有一个很明显的发展趋势就是不断提高与ETH网络的兼容性,来丰富自己的生态应用。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ETC进行了亚特兰蒂斯硬分叉。此更新尝试使网络与ETH更加兼容。为此,亚特兰蒂斯实施了以太坊拜占庭分叉的功能。2020年1月12日下午,ETC在区块高度9573000完成了Agharta硬分叉升级。Agharta硬分叉旨在使以太经典兼容以太坊,实现ETC与ETH网络之间的互操作性,不断丰富以太经典的生态和应用场景。

胥康对链得得谈到今年ETC发展的重点方向,"依旧是不断提高ETC与ETH网络的兼容性。”ETC下一个硬分叉升级定义为phoenix(凤凰),它将继续兼容以太坊网络伊斯坦布朗的一个硬分叉升级。他认为,ETC和ETH可以做到完全兼容,使ETH上的DApp能够很方便的复制上去,或者迁移到一些区块链项目上,甚至与ETC上面的DApp直接和ETH网络上的DApp通信,以便可以达到双方生态的互相共融。

去年ETC亚太社区策划了一个ETC和ETH之间的合作,其中一个议题就是把ETC作为ETH的一个数据可用层来操作。意味着ETH在达到2.0之后,可能在ETH上可以处理一些大吞吐量的高频的,一些需要高性能来支持的一些交易和应用,然后将PC网络作为一个底层的区块链网络,来做一些需要高安全性的确认,这样可以使两条网络互相取长补短。

ETC网络做ETH的数据可用层是有天然优势的。从各方面来说,特别是它的技术架构,ETC和ETH兼容匹配度非常高。胥康认为,从去年开始的硬分叉升级后,ETC和ETH将会达到完全兼容的可控操作系统。

自去年开始,ETC在平台应用、基础设施、生态服务等方面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2020年对ETC来说将是取得突破的一年,一方面是因为昨天ETC的减产无论是对ETC本身还是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都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ETC不断提升和ETH网络的兼容性,丰富应用生态,在强化社区功能的同时也提升了公共区块链的价值属性。

胥康此前在一次线上直播中说道,很快ETC上也会出现大量各种类型的DApp,包括借贷、交易所、稳定币等DeFi生态。在ETH转为PoS后,ETC可以作为ETH2.0的数据可用层,负责安全性的确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