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公链求生记:我要干外包

公链没有盈利模式。

2019年11月27日 10:11 公链 区块链

来源/星球日报

曾有人形象地设想过公链的结局:“我们得把路造得更宽一些,需要增加高架桥,还需要地铁和轻轨,有必要的话,磁悬浮也要加上。这时,一辆马车从远处咯哒咯哒地走来,路上却空无一人……”

如今一语成谶。

以太坊的出现,让不少人以为公链即区块链的未来。而近日国产公链各种“被解散”和“软跑路”的生存现状,又让很多人不禁感慨:公链已死,故事难续。

最近,曾经高喊3.0 的EOS 忙于拥堵,国产公链的生存现状更不乐观,项目落地遥遥无期,整个公链生态充斥着资金盘、菠菜项目,DApp 跑不起来。

很多公链在一级市场募到的资金几近烧完,二级市场的币价又一直在低位横盘,根本没有什么买盘。

近期有一众国产公链告诉Odaily星球日报,为了活下去,他们已经开始转向联盟链:“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业务不赚钱,中心化业务每月都在增长”,有些公链甚至都不再对外宣称自己是一条公链了。


公链风波不断,创始人“批量离职”

今年以来,公链领域陆续被曝出负面,甚至出现创始人离职潮。

除了常被提及的Dfinity 和Zilliqa 创始人,今年7 月,星云链(NAS)联合创始人王冠宣布退出星云团队,同时发表退出声明的还有星云研究院院长范学鹏,两人在声明中均提及对星云未来发展的不同理解。

8 月,老牌国产公链公信宝(GXC)的运营主体因涉及非法爬虫业务遭警方查封。

9 月底,比原链(bytom)创始人兼CEO 段新星辞去职务,离开了他一直看好的公链舞台。

10 月,国产明星公链aelf 被爆社区解散,后面又有传言称,社群解散疑似老板马昊伯蓄意砸盘,为了低位吸收筹码转型to B。

11 月7 日,IOTA 联合创始人Sergey Ivancheglo 宣称已经卖掉了他手里的币,并宣布他退出加密货币这个圈子。

11 月11 日,芯链(HPB)全球商务业务拓展总经理Danny Rowshandel 在电报群发布公开信,表示芯链项目将改为社区自治,他本人宣布辞去现有职务、三名联合创始人及一半全职员工也已决定离开项目。

据知情人士透露,芯链(HPB)创始人汪晓明现在正在全心致力于一个电商项目的运营,为了给投资人交代,目前芯链只剩下几个技术在更新代码。


公链没有盈利模式

创始人的纷纷离开,也反映了公链难商业落地和盈利的困局。

早期,以太坊因性能问题为大家诟病。TPS 低导致了以太坊网络拥堵,和DApp运行不流畅,gas 费进一步抬高了以太坊的使用门槛。

然后,一堆主打高性能的“Ethereum Killer”(以太坊杀手)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可惜他们不仅没有“kill 掉”以太坊,还远远落后。

公链的故事讲了两年,从扩容,到DApp,再到今年的Staking。至今尚未有成功案例。

扩容方面,对标以太坊的EOS 近日遭遇EIDOS羊毛党造成的严重CPU 拥堵,离当年提出的“百万级别TPS”愿望依旧相差甚远。

早期的DApp 故事多是类比Android。一些明星公链,想模仿Android 补贴早期开发者做生态,换来的只有一众羊毛党。

以星云链为例,今年5 月份,星云链主网正式上线后,推出了「星云激励计划第一季」,宣布每年拿出最高100 万个NAS 奖励开发者,开发者成功提交一个DApp,就有六千元奖励。这并未带来太多实际的用户和流量, 反而形成了靠套取公链补贴的DApp 流水线模式。奖励的NAS 又成了砸盘压力。

DApp 变成了资金盘的盛宴。EOS 成了菠菜挖矿的摇篮。TRX 接过了EOS 的接力棒,同质化严重。整个公链上缺少明星项目,除了USDT。ETH 因而被调侃为USDT 转账链,终于有了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应用场景。

Staking 的项目,没有足够的参与者消耗Staking 的通胀,资金流入不足,难以撑起币价。

归根到底,公链未能找到自身独特场景,而其性能对于目前庞大商业场景的需求来说,还是太过脆弱。无论是性能、安全性和灵活性上,都远不及中心化系统。

同时,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大公司相关的联盟链平台在蓄力建设——百度超级链平台、蚂蚁区块链BaaS 平台、腾讯云TBaaS、微众银行主导推进的FISCO BCOS 联盟链等等。现有公司更倾向于将业务跑在联盟链上。

除了以太坊、EOS 之外,大部分公链没有需求,在巨头用资金和技术堆出的联盟链面前,不堪一击。

数字金融集团(DFG)CEO 兼创始人James Wo 在直播中直言,公链没有盈利模式。

确实被验证能够赚钱的区块链公司很少。比如交易所、OTC 和衍生品交易,其实是在法币和数字货币之间搭桥,还有像借贷和挖矿。只可惜这些业务大部分不跑在公链上。


公链干起了技术外包

熊市漫漫,很多公链未能及时将募来的ETH 或BTC 兑换为法币,私募到的资金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缩水,用于市场营销、团队激励的项目Token 缩水更为严重。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活下去,目前还没跑路的很多国产公链都在忙着接项目做外包。

前两周,Odaily星球日报参加了宝马创新部举办的一个开发者创新大赛,参赛的队伍来自AI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各个不同领域,最终胜者不仅可获得25000 欧元(约合20 万人民币)的奖励,还可以获得和宝马合作的机会。

在活动上Odaily星球日报遇到了来自上海的一家公链项目的运营经理Amy。

Amy 告诉Odaily星球日报,去年融资过后,他们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技术研发上,等到今年主网正式上线之后,加密货币市场行情已经变得非常惨淡了,目前他们正在积极地寻找更多的项目机会来维持公司运转。所以这次从上海专门飞过来参加这次宝马的活动,希望能够赢得比赛,拿到奖金和与宝马合作的机会。

据Amy 透露,与大多数项目一样,他们的项目最初融资的主要形式为以太坊,而最近两年以来,以太的价格随着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波动已贬值大半。同时,根据CoinMarketCap 数据显示,自去年以来,Amy 所在项目的币价一直走低,目前处于横盘期,几乎没买盘。

整个团队都在缩减开支。“大概是今年年初以来,公司在推广和运营上就开始有计划的节省和使用经费,只在一些大的节点,比如主网上线才会专门做一些访谈,公司已经早早的做好了度过寒冬的打算。”Amy 无奈地说道。

为了更好地在寒冬中生存下去,公司不得不找寻其他出路,开始接触一些实体行业项目,做一些技术外包来挣钱,希望通过与更多物联网、汽车等行业相关的公司合作一些项目获得营收。

从市场上以往的B端和G端项目来看,一般一个项目的规模大约在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之间,假如一年能够合作并完成数个项目,维持一个中小型区块链公司的日常开支和运营是可能的。

而技术外包市场的机会点在于,“有一些传统大企业很想接触区块链技术,但是他们对区块链技术知之甚少,也没啥技术沉淀,所以小公司可以提供技术服务,一些暂时没有技术积淀的大公司想争夺一些项目,可以通过转包给小公司开发。”

当前市场上有很多和Amy 他们情况类似的区块链技术初创公司,他们大多数都没有传统行业的资源积累,也就很难直接接触到大型的企业或政府项目。Amy 认为,对于他们来说,向传统大企业提供区块链技术外包是一个新机遇,成为他们的技术供应商或是提供技术外包,或许能够获得在寒冬中生存的机会。


我们不再宣称自己是公链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就已经不再对外宣称自己是一条公链了。我们现在称自己为行业链。”国内某公链项目创始人Wilson 告诉Odaily星球日报。

在Wilson 看来,除了头部的一些明星公链(像以太坊和EOS),他们早期募资比较多,而且社区也比较大,大家的共识也较强,只有这种参与人数多的头部公链会继续向前推进。但是在国内,目前还没有公链可以实现真正的商业落地应用。

Wilson 认为目前大部分公链的盈利主要“公链币”上面,但是去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经历了漫长的熊市,很多“公链币”币价惨淡。公链完全没办法盈利,最终导致公链的现金流出现问题。“只有创造出更多的实际流通场景和更多的用户,才能让币价上涨。要不然就搞盘子聚人气,但这条路不可持续也不可行。”

Wilson 的公链项目运行已有两年之久,去年年底为了缩减开支熬过寒冬,也裁员近一半,从大几十人的团队直接裁到了20 人左右。

Wilson 还根据目前现状,总结出了公链的三条出路:

1. 持币装死:为了缩减开支而裁人,有些公司甚至只留了两三个技术更新代码,等待市场行情转好再扬帆起航。

2. 技术外包:把自己的技术拆分成各个模块儿,然后开始做外包,接一些企业端或者政府向的项目,做“链改”赚点钱。

3. 转变商业模式:在国内要重点考虑企业端的可应用性和政府端的可监管性,所以很多公链项目已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公链。如果想让各方参与,又能符合监管需求,公链最终只能以联盟链的方式去推出去。

“我们就属于2 和3 的结合,一边转换商业模式,一边接项目做技术外包。”Wilson 说道。

Wilson 透露,目前他们正在和一些上市公司在洽谈合作,还处于商业测试初期阶段,而且没到规模商业化的程度。“商测目前只做了两三例,但是1025 讲话之后,有意向找我们合作的公司越来越多。”

在被问到平时是否会接一些海外项目的时候,Wilson 表示,现在阶段几乎不接国外的项目,执行案例非常麻烦,在国内做行业链,或者执行案例都比较容易。除此之外,“最核心的原因是顺应趋势和国家号召,在国内进行技术研发和聚积行业资源是当下优先级。”


结语

公链作为区块链世界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本身并不会消亡。

但从去年爆发至今,公链的发展现状与大家预期的差距越来越大。

Wilson 用互联网历史来看公链的发展,“区块链的发展和早期的互联网很像,刚开始大家拼得是技术;再往下是产品;然后拼服务;接下来就是市场占有率(市场垄断),谁垄断得多谁就拥有定价权。一共经历了这四个阶段。”

“目前区块链还处在第一个阶段,从技术到产品的过渡,所以还需要给公链更多的时间去不断地试错和发展。”

只是,如今的区块链领域,并不需要也再也承受不起这么多条公链一起探索。在资本热潮过去了,洗牌终将到来。生存的问题终于摆在了眼前。

(文中Amy、Wilson 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宏链财经:《公链十字路口:无人用、无处用的尴尬行军》

韭菜一号节点:《公链的死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