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直播 | “区块链100分”线上分享第十一期——分享嘉宾孟岩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区块链100分”线上分享交流活动,将于今晚20:30正式上线第十一期。

2019年11月25日 17:11 通证 数字经济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区块链100分”线上分享交流活动,将于今晚20:30正式上线第十一期。

主办方: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区块链100分”& 31区

本期主题:《“通证”,是否在数字经济的时代大放异彩?》

本期主持人: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 赵国栋

主持人介绍:

赵国栋,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国家大数据战略1142工程副组长、现任上市公司朗新科技、富邦股份、奥维云网独立董事、工信部专家库成员,中国计算机学会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委员,首辅智库理事,盘古智库发起人兼学术委员。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导师。《大数据时代的历史机遇》、《产业互联网》、《数字生态论》、《区块链世界》、《区块链与大数据》作者。

本期分享嘉宾:孟岩

分享者介绍: 

现任数字资产研究气院技术及学术副院长、全球最大的中文IT开发者社区CSDN副总裁,北京知识产权保护协会区块链与知识产权专委会注任委员、中国通讯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会副主任、中国云体系联盟咨询专家、中关村区块链联盟专家。自2015年起深入研究区块链、数字资产及其商业模式,对多个行业的区块链应用进行过研究和咨询服务,在多家主流财经和区块链媒体中开设专栏,为各地政府及企业提供培训服务。2017年与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c道先生在国内首倡“区块链通证经济”,共同开创区块链通证学派。孟岩曾任IBM大中华区高级经理,负责IBM智慧地球、智慧城市认知计算、区块链等重大技术战略在中国的落地施和推广,所负责项目在国际和国内屡次获得行业大奖。

好兵:我们准时开始,有请本场主持人赵国栋秘书长进行主持,大家欢迎~~~

赵国栋:今天很高兴邀请到孟岩老师。孟岩既是创业者又是投资人,还是一个思想家。

孟岩:秘书长过奖了

赵国栋:在数字经济领域,“通证”一词,就是孟岩老师最早翻译过来的。我也一直是孟岩老师的粉丝,拜读过他的很多文章。

赵国栋:最近正在看的就是他的一篇文章“一文讲透这场来势汹汹的数字经济”。

赵国栋:文章指出了数字经济发展方向,还有方方面面的问题。

赵国栋:所以,跟孟岩老师商量好,我们每周邀请他讲一次,系统的整理一下他的思想

赵国栋:关于通证,支持者认为它是未来的钥匙。反对者认为太多骗子都包裹着通证的外衣。

澄清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我认为非孟岩老师莫属。

赵国栋:有请孟岩。         

孟岩:感谢秘书长。非常荣幸来到群里分享。

孟岩:实在是过奖了,我还在学习中,很多问题都没搞清楚。

孟岩:本来应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但是秘书长做了一个海报,那么我就直入主题吧。

孟岩:秘书长给我命题作文:通证是否在数字经济时代大放异彩。

孟岩:我想先从习总书记一个月前的讲话说起。

孟岩:这个讲话我读了至少20遍吧,真的水平非常高。这不是恭维,我觉得作为区块链专业人士,我们未必能够对区块链的应用方向和要点给出这么高水平的概述。

孟岩:我把习总书记的讲话概括为一个思维导图,供大家参考。

孟岩:不过在这个讲话中,只提到了数字金融、数字资产交易,并没有提通证。

孟岩:当然,通证这个字眼,在行业内还有很多争议。我们这里抛开对这个翻译的争论,关注实质,那个叫做 token 的东西,在中国未来的数字经济发展中是否有一席之地呢?

孟岩:9 月 18 日德国公布的《德国区块链国家战略》当中,明确将通证经济作为重要方向。

孟岩:在这里我节录德国区块链国家战略当中的几段文字:

孟岩:超越比特币–––通证经济之路

孟岩: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基于一个去中心化分布式系统的愿景,该系统可以从中央组织单元接管,并使得其给定网络参与者之间的直接交易成为可能。

孟岩:最著名但绝非唯一的应用——就是加密货币,比特币。加密货币市场价格的上涨,和以“首次代币发行”(ICOs)为代表的新型融资模式,使公众对区块链技术兴趣大增。与此同时,比特币交易的增长导致了与之相关的电力消费大幅上升。最近,加密货币环境之外的应用正日益成为关注焦点。德国已经出现了一个主要由区块链开发者和服务提供者组成的活跃生态系统。这为德国发展通证经济(Token Economy)提供了一个前景甚好的起点。与物质和非物质商品有关的每一种可设想类型的价值、权利和债务关系,都可以用通证来表示,它们的可交易性可以简化。然而,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经济扩张将带来与气候相关的影响,目前还没有可靠的评估,对这方面的持续研究仍然具有很大的必要性。

孟岩:请注意这一段

孟岩:与物质和非物质商品有关的每一种可设想类型的价值、权利和债务关系,都可以用通证来表示,它们的可交易性可以简化。

孟岩:德国人把这件事情想得很清楚,言简意赅,通证化的好处就是简化交易。

孟岩:在这份报告的 1.2 节 “联邦政府将公布立法草案,以规范某些加密通证的公开发售”中说

孟岩:在此背景下,联邦政府打算在今年公布有关监管某些加密通证公开发售的立法草案。这将确保某些尚未定义的加密通证只能在符合法律要求的前提下,并经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批准的招股说明书发布后才能发行。通过这项措施,联邦政府力求确保投资者得到高水平的保护。它还围绕着特定通证设计的含义创建了法律确定性。

孟岩:我看了以后既感到振奋,也感到焦虑。德国人在这件事情上动作很快,甚至准备立法规范。

孟岩:有意思的是,德国的这份战略里,坚决的要防范类似 Libra 那样的稳定币破坏德国和欧洲的货币主权

孟岩:因此,他们把“币”和“通证”分得很清楚。这个值得我们参考。

孟岩:当然,德国是德国,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我们是否应该允许甚至鼓励通证的发展呢?

孟岩:我谈谈我的看法。

孟岩:第一,未来的数字经济长什么样?跟现在有什么差别?

孟岩:中国现在是不是在数字经济里。当然是。2018 年中国数字经济的总规模是 31.3 万亿,在 GDP 三分天下有其一,我们当然是已经进入了数字经济。

孟岩:但是我同时也认为,我们目前还处于数字经济的初级阶段。

孟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数字化的程度来说,我们首先是把比较容易数字化的东西数字化了。

孟岩:主要是指媒体和内容。

孟岩:内容本来就是信息,因此数字化特别容易。数字化内容非常完美的体现了内容可无限无损复制的特点,内容则借着数字化以光速在全球蔓延。

孟岩:从全球平均水平来说,到目前为止,互联网的数字化就干成了这件事情。

孟岩:但是数字经济要进一步发展,就需要肯硬骨头,把那些非常难以数字化的东西数字化。

孟岩:德国的那个报告里说了,“物质的和非物质的商品”

孟岩:商品、权利、价值,这个你能数字化吗?

孟岩:难,非常难。

孟岩: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东西有一个基本特点,它们不可以复制。

孟岩:但计算机和网络最擅长的就是低成本、大规模、大范围的复制对象

孟岩:你让它限制数字对象的复制,这反而难上加难了。

赵国栋:是否易于复制,看起来稀松平常。但仔细思考,的确是区分资产和非资产的一个重要因素

孟岩:可是如果想让数字经济再上一个大台阶,关键就在于让这些硬骨头也被数字化。

孟岩:我们中国的互联网真正领先世界的,就是微信支付宝等体系,率先实现了把“零钱”数字化。

孟岩:如果能够把更多的商品、权利和价值都数字化,那么整个数字经济的水平就会再上几个大大的台阶。

孟岩:怎么才能做到呢?

孟岩:微信和支付宝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是一个专用的、特殊的解决方案,就是说,今天要专门针对零钱做一套方案,明天如果让你对债券再做一套,你得换一个体系

孟岩:更不要说中心化系统本身必然存在的信任边界有限的问题

孟岩:区块链是第一个真正以通用的、一般的方式解决“不可复制的数字对象”的问题

孟岩:各位应该能够意识到,区块链上的数字对象(数字货币、通证等),是真正不可复制的数字对象

孟岩:因此区块链一劳永逸的解决了将现实世界中不可复制的商品、权利、价值映射到数字世界里的问题。

孟岩:区块链出来之后,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地创造无法复制的数字对象,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孟岩:  这就为开放的下一代数字经济奠定了基础。

孟岩:  而这种不能复制的数字对象,其实就是广义的通证。

孟岩:  所以请问,走向下一代数字经济,能离开通证吗?

孟岩:  这是第一点。

孟岩:  第二点,数据的资产化。

赵国栋:  不可复制的数字对象,是不是就算资产啦?

赵国栋:  恰恰讲到了这一点

孟岩:   必要不充分条件 

孟岩:  如果可以随意复制,就肯定不能代表资产,但是仅仅只是不能复制,也不一定就是资产,必须真实的附加了某种权利或权益。我的个人理解。

孟岩:  第二点,数字资产化。

孟岩:  数字资产化与资产数字化还不一样。

孟岩:  刚才我们聊的是现实世界中的权利、资产数字化上链的过程。

孟岩:  上链以后通常表达为通证。

孟岩:  还有一个更特殊的情况,就是把数据或者数字资产化,赋予它价值。

孟岩:  昨天人民日报刊登了刘鹤副总理一篇重要的长文

孟岩:  坚持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孟岩:  不知道各位读过没有

孟岩:  其中有一段话,我认为极其重要,我全文摘录下来

孟岩:(一)完善初次分配制度。初次分配是按照各生产要素对国民收入贡献的大小进行的分配,主要由市场机制形成。一是要坚持多劳多得,着重保护劳动所得,健全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强化工资收入支付保障制度,增加劳动者特别是一线劳动者劳动报酬,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二是要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决定》强调了“知识、技术、管理”作为生产要素,反映了现代经济中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上升的趋势。特别是《决定》首次增列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反映了随着经济活动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提高生产效率的乘数作用凸现,成为最具时代特征新生产要素的重要变化。要强化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收入分配政策,充分尊重科研、技术、管理人才,建立健全数据权属、公开、共享、交易规则,更好实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要素的价值。

孟岩:  这段话有这么几个意思,值得大家关注

孟岩:  第一,把数据跟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和管理并列为生产要素。

孟岩:  第二,指出数据具有乘数效应,是“最具时代特征新生产要素”

孟岩:  第三,提出建立健全数据权属、公开、共享、交易规则,更好实现数据等要素的价值。

孟岩:  第四,认可由市场机制根据数据这一生产要素进行初次分配。

孟岩:  这几点合起来,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中国未来要走走向数字商品化、数字资产化。

孟岩:  在这里当然没有提到区块链,但是大家想一下,数据要确权,要交易,要资产化,什么工具、什么平台能够完成这个工作?

孟岩:  开放的平台只有区块链可以。

孟岩:  至少现在是这样,以后也许人类能找到更好的技术和工具。

孟岩:  数字资产化,一个基本的标志,就是可以以数据为抵押创造货币。

孟岩:  或者是由央行以数据为抵押创造高能货币,或者是让商业银行以数据为抵押创造信贷。资产化,资产化,如果达不到这个程度,是不配被称为资产的。

孟岩:  区块链是一种生产事实、生产可信数据的工具和规范、流程。

孟岩:  有人把区块链称为“事实机器”。

孟岩:  区块链是如何把数据提升为事实的,以后找时间介绍我的理解。

孟岩:  这里我只是想指出,数字经济既有资产的数字化,更有数字的资产化。而数字资产化之后,自然就可以依照传统金融的原则,创造出通证,来代表这种资产的权益。

孟岩:  因此,数字的资产化必然会导致通证的创建。

孟岩:  稍作总结,资产数字化后直接变成通证,而数字资产化之后,会导致通证的创建,因此我的结论很显然,数字经济往前走,离不开通证。

孟岩:  当然,到时候也许大家不叫它通证,这个无所谓

孟岩:  我们看问题看实质,数字经济到了高级阶段,你是不是需要这样一种不可复制的、代表真实权益和价值的数字对象在你的系统里流转。

孟岩:  你需要的话,那这个就是通证。如果你只是反对这个翻译,那你可以另外找一个字眼,但本质上,高水平的通证经济离不开这样一种对象。

孟岩:  第三,通证在具体应用中会用在哪些地方?

孟岩:  主要是这么几个地方。

孟岩:  第一,资产通证,比如你把一套150平米住宅的未来收益通证化为 150 个 tokens

孟岩:  你可以交易这个资产通证

孟岩:  这种通证涵盖了大多数情况,包括股、债、权等

孟岩:  也包括积分

孟岩:  第二,功能性通证,所谓 utility token 

孟岩:  类似游戏币,只有投币,游戏机才能运行

孟岩:  典型的就是以太坊的 gas,燃料币,驱动以太坊计算机的

孟岩:  第三种,证明性的通证

孟岩:  比如员工卡、勋章、徽标等等

孟岩:  第四种,非标通证,NFT,non-fungible token

孟岩:  可以在区块链环境中代表一切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数字对象。

孟岩:  所以各位如果敞开思路,就会意识到,在区块链世界里,通证是无处不在的,不是是否会大放异彩的问题,而是无可回避。

孟岩:  最后一个问题,区块链中的激励问题。

孟岩:  通证有一个特别的用途,就是为区块链中作出了贡献的节点提供激励。

孟岩:  这个问题很多人刻意回避。我觉得,虽然我们都承认,这件事情很容易被滥用,但是区块链要想转起来,没有激励真的是不行啊。

赵国栋:  这对监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孟岩:  为什么?因为区块链的本质就是在平等的主体(节点)之间组织大规模协作

孟岩:  既然是平等的,就不存在谁可以命令谁的问题,如果有一个绝对权威,那就不需要区块链。

孟岩:  用区块链就是因为找不到一个绝对权威去实现数据、规则和权利的大集中

孟岩:  既然不能通过命令的方式来实现数据共享、数据整合、流程整合,那么除了用激励的方式,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孟岩:  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尊重逻辑、尊重事实,不要回避这个问题,然后再考虑如何监管的问题。实际上区块链为如何监管区块链提供了技术手段,只不过当前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

孟岩:  所谓的“以链治链”,这个方向肯定是没错的。

孟岩:  此外,如果现阶段的区块链应用是以联盟链为主题,在联盟链内进行激励分配,在监管上比较容易处理,可以先跑起来,积累经验。

孟岩:  我最担心的问题是,我们在国内对这个显而易见的房间里的大象装作看不见,但国外的区块链战略或迟或早,都能够直视这个问题,积极设定监管制度,那么这样长此以往,我们在这个方面肯定会落后,这种落后不但体现在应用模式和平台的落后,更会体现在生态繁荣程度的落后

孟岩:  大家请关注一个事实,Libra 出来才小半年,已经成为全球排名第二热门的区块链开发项目,成千上外的程序员围绕它开发各种应用程序,其中很多是中国的年轻程序员

孟岩:  世界上最早的一套  Libra 开发工具就是中国南京的一伙九零后程序员发布的

孟岩:  什么叫生态优势?这个就是。为什么有这样的优势?因为有激励。不面对这个问题,最后会导致我们的宏大战略功亏一篑。

孟岩:  我今天要说的就这么多,因为准备的比较仓促,所以很不系统,请大家多多包涵。

孟岩:  感谢赵国栋秘书长

沐心:  感谢孟老师

赵国栋:  今晚主题答案,已经不言自明啦

王维:  长知识!感谢孟老师的分享

赵国栋:  的确是孟岩老师

赵国栋:  这个课题得邀请您参加啊

孟岩:  秘书长过奖了

金耀星:  谢谢分享!大家知道,现在的不动产登记,都是集中式管理;有些动产有序列号,但无法集中管理。我的问题:数字、数据资产可以用通证,有形的资产怎么做通证啊?无法做HASH啊。

张涵诚:  长知识!感谢孟老师的分享,请问是不是各行各业未来都需要不同的通证,水证,邮证,油证,水果证?资产的通证化未来是什么趋势?

金耀星:  怎么确保有形资产的唯一性?

知多少:  孟老师出马就是一个领域的真谛出现的时刻啊!数字经济的核心是数据,而数据作为知识产品的特殊类型,产出,分享与价值提取都是基于特定的产权资产关系,只有价值提现才能带来源头活水啊估计目前只有区块链应用思维逻辑才能有效有序有有合规价值的归纳这些
中关村数字经济创新中心执行副主任赵永亮,这些年一直追随着孟老师学习!

孟岩: 好久不见了

孟岩:  其实我觉得不动产登记根本没必要用区块链,最多是在不同地区的登记部门内部用区块链实现反应式数据整合

孟岩:这个恐怕要另找时间介绍了

金耀星:其中我主要问的不是不动产的管理,而是对有形资产的确权,硬件的、有形的,无法HASH啊

孟岩:  哦哦哦,哈哈哈

孟岩:  明白了

孟岩:  这个不分有形无形,统统属于链外数据上链确权的问题

孟岩:  是通过“交叉验证”的方式实现的

孟岩:  转一篇文章给您参考

金耀星:  好的

王东临:  感觉不动产登记、婚姻登记用区块链可以确保查询到最新状态

王东临:  否则传统方式发的证书,可能已经易主了/离婚了

孟岩:  东临老师解释一下吧 

知多少:  孟老师提供的是一把钥匙开思路这把锁,其实都讲话里就能提炼出我们前进的方向和领域啊

金耀星:  多谢!学习一下

孟岩:  习总讲话反复读,真的很强

赵国栋:  孟岩一来咱们群就相当活跃了呀。讲的深入浅出,应用广泛多样。但是大家理解还有门槛儿,应用中也存在各种问题。一起聊起来吧,讨论才有答案。

孟岩:  我手头有一些例子,不过人家还没发布,处于保密状态,等到他们发布了,我跟各位分享一下

杜红超:  说的太好了。数据是一种生产要素,也是一种资本。人人都可以成为数据资产及数据资本的创造、占有和开发者,并因此获取利益。区块链通过独特的市场化激励机制,促进了数据这样生产要素的社会化大流通和全新的集聚形态。

孟岩:  是刘鹤副总理说的 

杜红超:  他说的,你解读的,我受启发的。哈哈。

知多少:  说着说着有点喝点小酒的意思呢孟老师哪天俺要约你畅谈一番啊

好兵:  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再次感谢孟总的分享明晚同一时间再会。直播到此结束。注:本群不打烊想交流的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