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原创】币安的困境

目前的币圈还处非常小众,充满着投机机会;随着传统金融机构的入场,我们相信会出现更多的变局。

2019年10月15日 15:16 币安 数字货币 交易所

来源/31QU

2017年的大牛市,让还没有什么名气的币安交易所从OKCoin、火币,云币网、比特儿中国、等众多老牌交易所中杀出,仅用半年时间便成为行业的翘楚。经历了2018年的熊市沉淀,币安的IEO又在2019年初引领了小牛市,再加上BNB的强势,让币安的市场份额进一步的变大。但如今市场牛转熊,冷静下来以后,币安之前被掩盖的一些问题又重新被搬回台面。丢币,合约插针,同行撕逼等尖锐的字眼让币安如坐针毡,种种迹象表明币安似乎正处于一个内忧外患的困境。

文 / 深度炼丹&立彬



 外患 


1.1 币币优势不再明显,法币以及合约交易刚起步

交易所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交易费用,而交易主要包含合约交易、币币交易(也称现货交易)、法币交易。

币安之所以逃过94的制裁,跟他们当时只有币币交易有关系。随着监管的冷却,各大交易所也都重新寻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和发展道路,以目前交易所行业的竞争状况来看,只依靠币币交易完全不够满足币安的野心,因此币安最近涉足了合约交易和法币交易。

天不遂人愿,在这两个领域刚刚起步的币安迎来双重打击,合约技术出现问题,法币交易被支付宝和微信打脸。众所周知,合约交易的技术门槛极高,资深业内人士告诉31QU,一套完整的交易所合约技术解决方案,在市场上的价格就在5000w上下,JEX在被币安收购前,曾有交易所跟JEX谈过合约技术租赁,而当时的租赁价格高达数百万每月,如此可见合约技术的门槛之高。不仅技术门槛高,币安还要面临强大的的竞争对手——期货交易寡头BitMEX(占合约总交易量的40%)和OKEx(二者合计占合总全市场的74%);至于法币交易,在经过两年的“犹豫”后,币安终于决定开通了该进场通道,但在币安CEO赵长鹏高调宣布币安接受微信和支付宝支付购买数字货币后,支付宝官方随机立即发表声明,明确与虚拟货币场外交易划清界线:

回到交易额上,由于刷量行为几乎是所有交易所默认的做法。据Bitwise在今年五月发表的一份报告,它统计过去半年时间的交易所交易量,发现高达86%的报告交易量极有可能是虚假的,虚假交易量其中的65%来自币安和Bitfinex。因此要统计真实的交易量是非常困难的,我们选取行情网站MyToken上某一天的交易数据进行分析:

可以看到,在交易类型包括“合约、OTC和现货”的情况下,火币全球站和OKEx分别以大约73.7亿美元和46亿美元的成交额,超过币安的14.5亿美元。并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三大交易所在交易对数量(即交易币种的丰富性)和关注人数(即社区人数 )上不相伯仲,因此币安的优势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1.2 成就币安的正在杀死币安

随着市场从17年的牛市转入漫长的熊市,市场陷入萎靡状态,交易量大幅下滑,即使是行业头部交易所的交易量也很不理想,头部和腰部的差距被缩小,市场处于急速变化的时间窗口,并且出现各种打法的交易所。当年币安趁局势混乱,利用良好的运营策略,大量上币,一举成为一匹黑马,并直接登顶。但是,善于打乱战的不仅仅有币安。

例如,18年中带动整个交易所行业进行“交易挖矿”的Fcoin,可谓风靡一时;凭上线各种爆拉的山寨币而起身的抹茶交易所;有着众多“忠实粉丝”和社区的BiKi交易所;凭借粉丝起家,大打“社区合伙人”制度的WTZ(王团长)交易所;以及众多其他已经存在或新兴的各色交易所:CoinTiger、Coinone、AEX.com、TOPONE、A网、火龙果等等。

赵长鹏在今年5月份BNB大涨的时候,曾高调地表示币安要“Lead, not follow”,但一次Lead简单,一直Lead似乎是个极难达到的成就,一方面由于体量巨大,很多小交易所的“野蛮战略”它是不能采取的。我们在回顾币安崛起的历史,“赚钱效应”是它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用户之所以选择币安,首先是币安众多代币的爆拉,另外一方面是平台币BNB币价本身的大幅增长。但是如今BNB的价格约为17美元,总市值达26亿美元,排名市值榜第八位。船大了难掉头,相对而言,新生交易所由于“体型小”而显得灵活,抹茶交易所和BIKI,作为今年异军突起的两家交易所,凭借上线VDS,BRC等山寨币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很多用户,在交易所的乱战中站住了脚。抹茶交易所更是喊出赶超币安的口号。

用户都是趋利的,尤其是充满投机机会的币圈,用户对于赚钱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哪个交易所的”赚钱效应”好,用户就会趋之若鹜,蜂拥而上。所以仅靠赚钱效应是无法建立绝对的护城河的。当年成就币安的,正在以相同的方式成就其他交易所。

 

1.3 不可小觑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众多钱包——众多流量入口在蚕食交易市场

目前,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总交易额约占总市场的10%。该份额非常小,但随着用户逐渐重视资产安全意识,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们的份额会逐渐上升。

而观察众多的钱包入口,我们发现很多钱包都内置了交易功能,用户可以直接在钱包里面交易代币,例如用户众多的imToken嵌入的TokenLon资产交易功能;比特派的钱包也有法币和币币的交易;著名HashKey Hub PoS钱包也内置代币交易功能;而EOS系主流钱包TokenPocket、MYKEY等也接入了法币承兑商交易,也即占领了法币交易流量入口。

这两个市场虽然不大,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份额有上升的趋势;而钱包中嵌入交易功能则表明“控制了流量就控制了市场”这个现象,这些都是目前交易所不能忽略的。



 内忧 


尽管创始人赵长鹏是技术出身,但币安除了交易体验以外的产品开发能力有待商榷,IOS的客户端拖延一年之久才上线;而上个月收购的期权交易所JEX以及自主研发的期货交易平台Binance Futures,在上个月大盘的震荡中插针力度非常“明显”,何一在微博上也承认“JEX的合约重新上线一周确实深度不够,有插针是事实”;同是上个月,最大的期货交易平台BitMex在官方推特“讽刺”币安新上线的期货测试网存在着抄袭嫌疑,对此赵长鹏只能灰溜溜地道歉。

在全球黑客都紧盯着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情况下,大部分交易所都发生过或大或小的盗币事件,币安也不例外: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天5月8号,币安发布公告称黑客利用安全漏洞获得大量用户API密钥、2FA验证码等信息,在区块高度575012处从币安热钱包中盗走了7000枚比特币。被盗的比特币价值大约3亿人民币,对于“财大气粗”的币安来说,对此进行赔偿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赵长鹏不合时宜地发推特表明“决定不采取回滚(re-org)方法”,这个态度遭到了包括江卓尔在内众多币圈KOL的炮轰,对这种态度表示反驳和批判。

而在刚过去的8月,币安也身陷“用户个人信息(KYC)泄露事件”。事情起因是泄露者对币安要挟300枚比特币,勒索未果,黑客创建了一个电报群直播泄露过程。于是我们看到了很多用户的个人信息被曝光,包括个人头像、护照(身份信息)等。虽然币安随后澄清是由于“第三方外包服务公司”泄露,是“旧新闻,新说法”,但一旦涉及到交易所的安全问题,用户们就会额外的担心。另外一个现象,31QU观察到近半年何一频繁地接受国内币圈自媒体的采访,宣传和采访非常密集,相较于之前币安对待媒体的风格稍有变化。



 内忧外患不仅仅属于币安 


当我们讨论“币安的困境”时,我们一定要承认的是币安取得的成就,以及币安团队的优良品质,敢想敢干,执行力强。对于任何一个成立不到三年的创业公司来言,币安取得的成就都是让人佩服的。首创平台币BNB不但成就了币安,也让投资者获得了巨额收益;今年的IEO则开创了“交易所打新”的模式,这个创举切切实实地引领了一波小牛市。

并且上述困境不仅仅属于币安,其他交易所也有着各自的局限和困境。目前的状况是主流交易所存在着自身的优势,但小交易所也存在着一定的机遇。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币圈还处非常小众,充满着投机机会;随着传统金融机构的入场,我们相信会出现更多的变局。

接下来交易所市场的发展,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