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原创】取消荷兰拍、退币权未定,Algorand坐实高智商收割传言?

项目方举起收割的镰刀时,可不会顾及面子。

2019年7月31日 19:11 Algorand


投资者翘首以盼的 Algorand,终于传来了新的消息。

7 月 31 日,Algorand 发布官方公示称,“(向市场引入新的 Algo)将不受具体时间表的约束”,“EAC 并不建议在 2019 年第三季度进行任何其他的销售”,“退款政策可能会在日后的拍卖中作出调整。”

换句话说,Algorand 原定一月两次的荷兰拍,正式宣告流产,此外,后续 90% 退款条例可能出现变动。

新消息逋一发出,立刻引来了众人质疑:

“退款政策调整什么概念?”

“价格高的时候再出来拍卖,官方太贪了,随意改规则”

“这项目方有技术有钱,就是没有节操”

“90%退款权还有保证吗?”……

类似的质疑和讨伐,疯狂涌向 Algorand,原本想着依靠二期拍卖挽回损失的投资者,最终希望落空。

而对于成功参与了首期荷兰拍的投资者来说,虽然时间已过去一个半月,但此前参投即亏损、参投即被割,无一幸免的阴影,依然萦绕心头,尚未完全消散。

仅仅两个月时间,ALGO 从 2.4 美元一路下跌至 0.56 美元,如此惨不忍睹的表现,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而不少参与了 Algorand 首期拍卖的投资者们,在迟迟看不到回血迹象时,已经陆续带着失望离场。

如今,荷兰拍传来流产的消息、90% 的退币权能否兑现犹未可知,难道明星项目 Algorand,真要坐实高智商收割散户的传言了?又或者,是新的一次蓄力?

文 / 31QU 灵芝


 姗姗来迟的官方公示 

七月最后一天,还对 Algorand 抱有幻想的的投资者,最终迎来了当头一棒。

今天下午1点半,Algorand 官方发布最新文章《促进Algorand生态系统的经济平衡 |近期经验总结报告| 公示》,其中着重提到了 3 个关键信息:取消原先定好的每月两次拍卖;近期将不再进行荷兰拍;退款政策可能进行调整。 

“我们将考虑市场动态和生态系统的需求,向市场引入新的Algo,而不是简单地进行常规拍卖,直到供应全部用尽为止。因此,它将不受具体时间表的约束

EAC咨询委员会会定期更新有关近期是否需要额外通证的意见。

EAC并不建议在2019年第三季度进行任何其他的销售。

退款政策可能会在日后的拍卖中作出调整。”

根据官方说法,这是 Algorand 团队近期的经验总结,在经过近 2 个月的市场洗礼,新的融资玩法确认失效:“拍卖价格包括通证的价值和退款政策的价值。这种因素可能使发现价格更加困难,并可能增加了市场的压力和波动。我们将尝试在随后的拍卖中纠正这一点,以减少在价格发现Price Discovery和市场动态方面的不良结果。”

按照 Algorand 此前规划,项目将每月进行两次拍卖,每次释放 2500 万枚代币,如果按照正常流程,新的一期应该在 7 月 5 日左右开启,而第二期竞拍时间不仅迟迟未定,最终却是取消了。

公示还提到,导致 ALGO 二级市场下跌严重的部分原因,来自于初始节点运营者的抛压。

“所有节点运营者平均每天一共获得320万奖励。节点运行者获得的超过50%的Algos由其节点保持在线,并参与共识协议。

所有节点运营者平均每天一共获得320万奖励。节点运行者获得的超过50%的Algos由其节点保持在线,并参与共识协议。

需要注意的是,Money在线和支持网络活力是Algorand协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节点运行者获得的一些通证的确加剧了二级市场的抛压。”

为此,Algorand 基金会的解决方案是:“正在考虑通过对愿意将代币锁仓不同时间的参与者给予更高的奖励,鼓励他们增加长期Stake持有的代币数量。”

此外,公示还再次强调了 Algorand 基金会和 Algorand, Inc. 保留的 2.5 亿 Algos 资金的问题。



 早有预兆?

对于今天的公示结果,一直关注 Algorand 项目进展的李然(化名)并不意外。

在他看来,原本定好的二期拍卖时间迟迟未定,一拖再拖,“肯定悬了。”

李然告诉 31QU,今年早些时候,他曾在清华大学参加过 Algorand 的一场线下活动,但现场没有太多人,“大部分是学生”。他补充说,整场活动的效果也不理想,“前面 1/4 的时间是学生区块链协会在 PR,那位 Algorand 首席科学家的演讲过程不仅晦涩难懂,面对质疑时也十分不耐烦。”

此外,原本计划于本月 10 日出席 Staking 生态大会,安排了主题演讲的 Algorand 运营总监,最终没有成行。

对此,有说法称,“团队在准备第二期拍卖,正要拉盘造势,担心用户怀疑,团队一出来露面就拉盘,最终取消了行程。”

事实上,早在 Algorand 第一期拍卖,代币表现一落千丈后,Algorand 社群里已经怨声载道,对于二期荷兰拍,群里的投资者并没有此前那么疯狂,从评价来看,大多充斥着悲观情绪:

“刚进场就要凉。”

“ ALGO 真让人失望,一天一低价。”

“如果不把价格拉起来,项目方每个月的两次拍卖就没戏了。”

“如果第二次拍卖还不能止损,接着跌,那这个币直接就废了。”……

不过,与散户普遍悲观的态度不同,开拍前就已参与项目私募轮的机构负责人李西(化名)告诉 31QU,长期来看,目前 1 美元的价格并不能代表 Algorand 的价格,此前,他还判断“二期竞拍的价格会比市场价格高一些”。

按照私募 0.05 美元的价格,在拍出 2.4 美元的高价后,参与了私募的机构,斩获了整整 48 倍的回报。

李西告诉 31QU,投 Algorand 的收益确实不错,但外界热炒的“上线即抛售,机构因此赚得盆满钵满”、“散户接盘”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并非一下子拿到全部解锁的代币,“官方早就设定了每天线性释放的规则,机构大规模抛售根本不可能。”

首期拍出高价和几大交易所不约而同上线 ALGO 的利好消息,助推了支持者的狂热。

       

 ▲ Algorand 代币上线后的价格走势

但美好的时光没持续太久,仅仅三日后,ALGO 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路向下狂跌,到了 7 月 31 日,价格已经跌破 0.6 美元,暂报 0.56 美元。


 钱包、交易所入场 

悲观的情绪与 Algorand 首期拍卖前的蜂拥而上,形成了鲜明对比。

事实上,作为首个试水采用荷兰式拍卖出售代币的区块链项目,Algorand 的参投门槛并不低。

据了解,首先此次拍卖并不支持中国人,如果国人要想参与拍卖,只能买国外 KYC 账户 ,另外,对于不了解荷兰拍卖的投资者来说,可能会因为不知如何出价,造成成本过高,或者拍不着。

       

正是由于种种问题,这次 Algorand 融资,出现了不同于以往的另类“代投”。

“其实我们开放 Algorand 代投渠道,也是因为用户问的多了,才把这个想法纳入考虑范畴。”

虎符钱包 COO 邓超华告诉 31QU,在决定开放参投渠道后,团队根据经验,估算了用户可能参与的数量和预期,最后决定开放 300 个比特币份额。

用户的热情,出乎团队预料。

“我们的活动从 6 月 15 日正式开启,仅仅 2 个小时就完成了募集。”邓超华介绍说,这次活动吸引了三百多人参与,平均参投金额在 0.9 个比特币,“大部分是老用户,参与的人数和我们的预期差不多。”

整个过程从开启活动到完成代币分发,再到开放提现,“时间上还是挺紧张的。”他告诉 31QU,“由于大部分用户想在上线后立马卖掉,或者搬砖套利。因此,用户会非常关注钱包能否在第一时间开放充提。”

据了解,不仅虎符,包括 Cobo、CoinPark 等在内的钱包、交易所等平台,都开放了代投渠道,且各有特色。

其中,CoinPark 采用根据锚定价值使用平台币填矿即可获得等值 ALGO token 奖励的形式;虎符还上线了一个绑定 ALGO 一年后退币权的代币——TALGO,对在该平台参投的用户进行确权,“类似于欧式看跌期权”。

“从用户交易动机来看,对 TALGO 更感兴趣的,是那些早期参与项目私募的机构用户,买走退币权,锁定收益。”

邓超华认为,无论用户最后是否行权,都应该取决于用户,“很多参投的人把币提到交易所卖掉后,这份退币权基本无处可寻,一年后,交易所也不会告知持有 ALGO 的用户,哪些币能有退币权。”他认为,“对用户来说,这其实是不公平的。”

“荷兰拍可以给项目募集到更多的钱,但从本质上来看,这种对代币发行价格的博弈,更像是金融游戏,对于强调社区力量的区块链项目来说,并非好事。”

事实上,“无论是加密货币基金,还是原来的代投,大家做的都是信息差的生意。”他告诉 31QU,这次钱包没收取中介费,但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代投”,不过未来“其他钱包效仿的几率应该不会太大”。



 一场华丽的收割 

事实上,自项目启动之日起,Algorand 便汇聚了众人的目光。

哥德尔奖、RSA大奖、图灵奖得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Silvio Micali 提出,众多重量级专家参与,开创性解决“不可能三角”难题……众多分量极重的头衔,不断抬高着人们对 Algorand 代币的预期。

不过,耀眼的“出身”没能让 ALGO 保持长久的光彩。

6 月 19 日,Algorand 主网在众人期待中上线,当天晚上的荷兰拍卖,仅 3 个小时 37 分钟就落下了帷幕,最终,2500 万枚 ALGO,以单价 2.4 美元成交,共拍出 6040 万美金,如果按照这个价格,代币总市值冲至全球前 8。

不过,即便多家一线交易所默契上线 ALGO 的好局面,也没能维持太久。3 天后,ALGO 走上日线三连砸的路:6 月 22 日开始暴跌26.96%,23 日下跌 9.78%,24 日再度暴跌21.88%,到了 25 日,价格一度跌至 1.31 美元,从最高点到最低点,跌幅一度达到了 60%......

暴跌引来铺天盖地的争议。

在 Algorand 投资社群里,开始出现“图灵奖镰刀割起来更快更狠”、“智商是硬伤”、“开盘 48 倍,不跌太怪”的评论,甚至出现“有机会见到 1 美元以下”的悲观论调。

雪上加霜的是,6 月 28 日,北京互金协会再次发布关于投资虚拟货币市场的风险提示,Algorand 赫然在列:部分机构“利用 Algorand项目、DVS币等……继续开展非法跨境金融活动。”

币价上的惨淡表现和用户的谩骂,一步步推着这个明星项目坠入舆论深渊。

此前,这个由图灵奖得主参与的区块链项目,被众多投资者捧上神坛;如今,“图灵”已被戏言成“屠零”,在市场和资本面前,即便图灵奖,也变得一文不值。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无数的血泪教训,早已汇成一句箴言:

币圈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莫被一些高大上的包装话术迷惑,当项目方举起收割的镰刀时,可不会顾及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