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发现号|传统金融机构效率低,跨境支付项目如何消除行业痛点?

东南亚苦传统金融久矣。

2019年7月31日 19:05 金融机构


东南亚苦传统金融久矣。

与中国早已普及的移动终端实时转账水平不同,东南亚国家的转账汇款方式至今与美国一样,仍然只能通过银行进行。

在推着小车卖水果的中国大妈都随身带着二维码收钱的当下,许多东南亚国家的人民还生活在传统支付方式的“水深火热”中。

之所以说“水深火热”,是因为在他们通过银行进行支付和转账汇款等操作时,这个过程不仅麻烦、漫长,而且手续费高昂。

那么,为什么东南亚国家的转账汇款方式如此复杂?能用区块链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文 / 31QU 小壳

 

“传统银行手续费一般占到资金的 10%” 

“现在(东南亚)跨境汇款通常是通过 SWIFT 网络去进行的,也就是说如果在泰国向中国或者是新加坡进行汇款的话,这笔钱首先会到达美国;

按照美国本身的工作时间,当这个钱到美国的时候,那边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了,需要等到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才会把这笔钱汇回收款方的国家;

但是等汇过来的时候,收款方的亚洲国家现在也已经关门了,要再等一天这笔钱才能到达收款人的账户。所以对于汇款而言,基本上都会出现 3 天的延迟。”

来自泰国的区块链项目 VELO,致力于解决跨境支付问题,其产品经理 Tom 向 31QU 记者表示,通过这样的收汇款方式资金是没办法实时到账的。

事实上,除了 3 天延迟之外,东南亚跨境汇款过程中,资金会由不同国家的银行经手,这其中就会被扣取高额手续费。

“柬埔寨来泰国工作的这部分外来移民和务工人员,他们赚取的薪水是非常低廉的,一个月也只有 200 美金左右,还要把这些钱汇回自己的国家。

如果依靠传统的银行服务的话,它的佣金一般占到 10%,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昂贵的费用。”

就算是通过银行进行支付也要扣钱:“一般来讲银行的 ATM 会收取 3% 的手续费。”

此外,银行自身的系统和布局也没有做到像中国这样的水平。

由于东南亚多岛屿,导致银行网点很分散,同时“就泰国而言,7-ELEVEN(便利店)有15000 多家,但银行的网点却不到1万家。”

“如果大家所有的业务都依赖传统的银行机构或者是银行的话,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障碍。

比如说银行的开关门时间,结算所花费的时间,以及因为银行机构本身的分国家的性质,金融服务上很少能够实现跨境的、便捷的服务。”

但 VELO 副总裁兼联合创始人 Tridbodi Arunanondchai(“Beam”) 认真地表示,想要解决这些传统金融中的弊端,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实现。


 10% 的手续费 VS 0.5% 的利差 

具体而言,他所指的区块链技术是说的 Stellar 网络。据 Stellar 官网显示,其可以实现“近乎实时的跨境支付和结算”。而 Stellar 会作为 VELO 的底层技术。

VELO 会与东南亚的 7-ELEVEN 等便利店以及传统银行和企业合作,让他们通过 API 和会计结算系统相连接,进一步连接到 VELO 本身的比特开发协议上去实现汇款服务。

实际上,不同于中国的支付宝,VELO 做的是B端的业务。“一方面,我们会和现金收付的代理网络进行合作;另外我们还和其他的金融服务相连接,比如说钱包。”

VELO 的另一位创始人,他是泰国正大集团的家族成员,主要为 VELO 提供资金上的支持。而正大集团是泰国最大的公司,旗下有 10-15 万家商超。这就保证了 VELO 能够覆盖到东南亚绝大多数人口。

此外, VELO 还会和传统金融机构合作,比如西联。但 Beam 也表示这并不会和银行有直接的竞争关系,甚至还能帮其节省很大的成本。

“西联基本上是面向 C 端,对个人征收的费率是 5% 到 10%左右。但因为我们是做 B 端,所以我们会跟西联收取费用,且费用低于 0.5%。而且这个费用本身并不是手续费而是利差。相较于摩根大通还有传统银行所收取的 B2B 转账的费用至少低一半。”

其中的原因可以用一个形象的例子来说明: VELO 省去了泰铢转成美元,美元再转成新加坡元的过程,因为它只有一层协议。

除了在东南亚的业务, Beam 也考虑到了中国的市场。

在中国,微信和支付宝也只在国内使用起来比较方便;但到了国外,中国游客只能选择现金或者其他传统金融服务,支付高昂的手续费。

而如果 VELO 和支付宝或者微信合作,就可以让中国游客更好的享受本土化的便捷金融服务。

虽然此前支付宝已经在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推出了区块链转账的服务,但 Beam 并不担心这个。

“问题在于最后一公里的结算代理点。其实他们在马来西亚只有几千个代理点,香港很小可能更少。而我们现收现付最后一公里的代理点差不多有 200 万个,我们就跟支付宝说不要自己开发代理网点了,可以直接使用我们的,收取的手续费也很低。所以,我们可以保证支付宝进入东南亚市场时不需要自己建技术架构,而是通过我们已有的网点进行互操作。”

通过建立这样的合作关系,不仅可以更好的服务在东南亚的中国人,在中国的东南亚人也能获取更加便捷的金融服务。

当然,由于是与 B 端建立合作关系,因此只要合作方满足了当地的监管条件,VELO 就不需要重新去适应各个国家的监管政策了。

 

 建立一个类似于 JPMorgan 的模式 

除了与金融机构等建立合作关系,以此来消除行业痛点之外, VELO 还打算开发借贷业务。

借贷方面的业务主要是面向 B 端的, VELO 会发行代币,合作的伙伴可以使用这个代币来开启借贷服务。

“通过 VELO 我们可以创建数字信用,由 VELO 做抵押所创建出来的信用本身,可以用来给另一个人开启借贷服务。”

区块链项目发行代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 VELO 特殊点在于,其代币基本面向 B 端而不是 C 端。

“作为终端用户而言,你是看不到 VELO 本身的。”

事实上, Beam 用了一个很生动的比喻来形容 VELO 的业务:“我们现在其实想建立一个类似于JP摩根的形式,可以把 VELO 理解成一种数字黄金。举例来讲, Stellar 类似于是 VISA ,VELO就类似于花旗银行,我们是保证所有的交易都能完全得到结算,所以我们类似于最终的结算的保证方。”

而 VELO 架构有三大核心功能,除了数字信用之外,还有“数字储备系统”和“信誉系统”功能。

简单来说,“数字储备系统”功能可以保证 VELO 代币的稳定性,让其价格不会出现“飙升或爆降”的情况。

“信誉系统”功能则能够赋予那些接入了 VELO 生态系统的公司一个评分,这个评分对其他合作伙伴是可见的,能够让用户和企业看到开展业务的公司信用程度如何。

也就是说, VELO 一方面承担着数字黄金的职能,另外一方面又类似于中央银行系统,能很好地满足现在所有支付和转账的方式。

项目方把 VELO 代币上市的时间定在了今年 10 月份,但具体在哪个交易所上市目前还不能透露。

近年来,东南亚制造业越来越发达,人口流动性也很大,导致外汇市场需求量巨大。

在诸多东南亚国家中,光是马来西亚流往菲律宾的资金一年就能达到近 2000亿美元,足以说明东南亚市场的广阔。

然而传统金融机构服务效率低、网点少、费用高昂的弊端会迫使用户转而选择更加高效便宜的替代性产品,这也给了许多小而美的创业项目蓬勃发展的机会。

但这种机会也需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看到机会只是第一步,认真的做好项目才是发展自身、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关键所在。

(本文不做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