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原创】微博大V围剿AK:炒币群月费20万,带人炒币也能赚2亿?

大家挣了钱都觉得自己老牛逼了,骗子骗的人多了都起幻觉了。

2019年7月26日 20:52 AlbertTheKing AK

来源/31QU

除了调侃孙宇晨反转反转再反转的“午餐”事件,最近的币圈大V们,还在集体围剿一个名为“AlbertTheKing (简称AK)”的博主。

“fhrp”(又称法海)、“PantheaP”、“熊越XiongYue”、“比特币王大熊”、“TumbleBit”、“神鱼BTCer”(鱼池创始人、Cobo钱包联合创始人)……知名的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早期布道者们,都加入了这场围剿。

近一周时间,围剿的焦点集中在从AK喷“死屯币党”、说币圈“反智”,和AK一月3个比特币的天价收费群爆仓严重,疑似诈骗。

在双方几个回合的斗争中,AK的黑历史和他本人身份也被曝光:致使群友烧炭自杀、导致赵东爆仓、本职原是摄影师、赚钱图片是PS……

收费乱象,在币圈已经屡见不鲜。而麻吉社区创始人张逸麟告诉31QU,2017年的时候,一个4800会员的收费群,一年营业额就能过亿。

如今,这场“围剿大战”如火如荼,一众币圈大V纷纷站队,后面还跟着大批吃瓜群众。

而这场围剿是如何展开的?AK又因何触犯了“众怒”?



 AK其人 


首先要介绍下被“围攻”的主角,AK。

在之前的微博简介中,AK写下这样一句话:“大A群已满,进小群(策略群)需要有一定交易基础,币市总资产少于十万美元的不建议入策略群,需要入策略群的请加我qq。”

        

AK的策略群分大A群、小群,后者为策略群,需要有一定交易基础

这已经说明了AK在做什么:做加密货币交易,建了收费群,教人炒币。

在其置顶的文章中,AK称自己在币圈做了6年交易,“从一开始充值过2万rmb后再也没新增过资金”,并表示,如果只按资金量算,自己的投资回报率已经是上万倍了。

这也是支持AK的人津津乐道的“暴富神话”:2万变2亿。

而这次对AK大规模的围剿,还得从7月19日晚,“fhrp(法海)”在微博转发的一篇名为《穿透AK魔术》的文章说起。 

这篇文章是去年的旧文,文章作者是“PantheaP”(他也是此次围剿的主力之一),文中详细分析AK从2013年开始是怎样靠着收割韭菜和开收费群教人炒币,一步一步坐拥千万资产的:

早在2013年,AK就曾以两万人民币投资过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还是6000元;到了2014年初,AK单方面宣布,自己在过去三个月通过“不做空、不玩期货、不上杠杆”的条件下实现10倍利润,一战封神。

2014年4月,AK开始收费开群,群费设定为1BTC/月,最早吸引了21个投资者。但“由于自己技艺不精,韭菜相继出现亏损,又由于自己收费太高,网上恶评如潮,AK先生终归还是人类,受到了言论影响,连续操作失误之后,策略群风雨飘摇,人心尽失。”

2015年4月,策略群解散,当时,AK依靠群费累积了几百万人民币的资本。不过,他也在此后的证券市场中亏掉了。

              

2017年7月,AK卷土重来,重新开了付费群,此时恰逢加密货币牛市,玩家们赚得盆满钵满,AK也因此名声大噪。

今年7月19日,有网友转发了这篇文章,反问“AK大神,他好意思吗?”并@了法海,而法海的回复更为劲爆:“曾经有个群友加了AK的小群,最后爆仓烧炭自杀了,当然AK不会承认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言下之意,AK炒币不专业,也不靠谱,“收费两万美元一个月”的策略群更是荒谬。

AK本人迅速在微博回应,称“法海故意混淆事实”,“……刷新了我的认知”。

AK晒出诸多收费群内截图,以此力证自身清白:“小群曾经有兄弟跟我混赚了几千万,退群后自己打赌94后崩盘,然后爆仓妻离子散,跟我有什么关系?”           

两人“撕逼”大戏拉开帷幕,随着赵乐天(赵东)、“熊越XiongYue”、比特币王大熊、TumbleBit、七彩神仙鱼等知名比特币早期布道者卷入,最终演变成一场对AK和其收费群的围剿。

 盯了AK两年的PantheaP 

在整场事件中,PantheaP这个人起到了关键作用,从他的微博可以发现,早在2018年中旬,他就开始专门揭露AK的“恶行”了。

他原本一直默默无闻在小角落里“打假”,在这次围剿事件之前,半年多的时间里微博都没任何动静。但由于法海今年7月19日的转发,最近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我现在专职投资,横跨黄金癌(A)股比特币美股四个市场,比特币还是没回本。”PantheaP在微博上这样介绍自己,“承蒙法海老师厚爱让我又火了一会。”

PantheaP《穿透AK魔术》文章长达一万三千字,因为这篇文章,他“有幸”被邀请进了AK小群的大佬们私下的微信群,据PantheaP介绍,群里面每个人都是是千万以上大佬,每个人都因AK策略群被割了几百万。

在PantheaP曝光的微信群截图中,群友表示AK“虚假宣传,把不属于自己的功劳算在即头上,把失败的案例少提”,“所以说到底还是骗”。

而整个事件,在PantheaP7月25日上午发布一条微博后,走向了高潮。

他搜到了AK曾用微博“ DustbluePhotography” ,AK老婆的曾用微博,里面有很多个人信息。“我相信足够用于报案了”。

             

很快,“DustbluePhotography”的微博文章全部消失,这似乎也侧面印证了PantheaP文章内容有一定的真实性。

之后,AK身份继续被曝光,AK还有各种“小号”在舆论造势,甚至查出他老婆是台湾人,毕业于北大心理系。而AK“天不怕地不怕”的原因就是他已经“通过婚姻移民” 

“QQ和微博是2014年买的。”AK称,被人肉的是一个局外人,而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歪。

除了法海和PantheaP,整个事件过程中还伴随着一众币圈大V的站队和转发,他们一点一点的推动着整个“围剿”大戏的走向。

有着13万粉丝的知名财经博主“比特币王大熊”公开怼AK并表示,AK的所有回应都只是“一个骗子的诡辩”,讽刺坐拥千万家产的AK仍然要开收费群是“心系粉丝疾苦,来普度众生”。

有4万粉丝的财经博主“TumbleBit ”也言辞犀利的说:“BTC涨不涨和搞诈骗并把人弄的自杀是两码事 ”“HODL是正和博弈,炒币是负和博弈,拉群晒收益的是傻逼”。

不过,也有人声援AK 。

有超过2万粉丝的财经博主“互联网老猿”表示AK“用亏钱换来的经验来收费”没问题,甚至说进收费群亏损的人“没人逼着你交钱”“不是这块料”,建议“止损,别再做交易了”。

              

也有网友反过来说法海等人“顾左右而言他、人肉、扬言告人”是澳本聪的套路,还表示“币圈收费模式很多,但AK这种独此一家”。

              

事情发酵到现在,站队法海的和站队AK的双方各执一词,一边说AK建立高额收费群就是在骗钱,一边说法海等人搞人肉还“无脑黑”。

目前这场大戏仍在持续发酵,最新消息是法海点赞了一条PantheaP发的微博,PantheaP在建立“AK是骗子”的超话,并邀请更多曾经进过AK小群的受害者联合起来维权,“你只需要提供受骗金额即可,报案有专人负责”。

了解整个“围剿”经过后,我们再来回答,AK是如何触犯众怒的?

 


“无脑死多” 


整件事情看似起源于法海的随手转发,但币圈朋友对AK的众怒早已埋下伏笔。

 首先是AK的“投资策略”。在AK置顶的一篇微博长文中,他表示,自己信奉的是“梅特卡夫定律”,并且认为按照如此价值模型对比特币长线交易有影响;并且凭借这个理论,在2017年12月8日,预测了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最大泡沫。

 “当时只一个无脑死多出来diss。”AK亮出了“狙击手2111”diss他的截图。

             

由此开始,AK就与“屯币党”结下了梁子。

但AK认为,自己怼的是“无脑死多”,他给无脑死多下的定义是:宣传BTC一定永远涨,会取代法币,手里是只有BTC而没有法币,但不是理性长线投机者,而是传销。 

这次围剿时期, AK依然不改之前观点。 

7月19日上午,AK发表长文《谨防币圈大V的反智化误导》,文中批判“无脑死多的屯币党”毫无理性的“鼓吹比特币上涨”。 

同一天下午,AK在微博上谈到自己对长线交易的看法时再次表示,那些币圈屯币党属于“传销客”“微商”的风格,并把它们形容成“裂脑人”。

              

在此之后,法海就正式拉开与AK的“撕逼”大战。 

7月24日深夜,AK长文《比特币会不会永远涨?》中,举了不少“无脑鼓吹”比特币的例子。比如前文中提到的“ TumbleBit ”上个月说“比特币会成为除土地以外的唯一财富储存形式”,甚至说“已经开始进入永恒牛市了”。

            

“无脑死多的屯币党用各种没逻辑的理论给自己的懒惰和贪婪正名。”AK称。

“比特币王大熊”在22日发布的微博中反驳,称2018年初AK“在私下场合亲口说过羡慕屯币的,获得了很多倍的利润”。 

结果到了微博上却换了脸面,开始diss屯币党:“其中一个理由是,屯币党如果不给粉丝洗脑,就没人接判他们手里的高价币。” 

在PantheaP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中,也有群友表示,就因为AK的错误指导,自己没能在当年P3D和BNB底部时进场,“几百万刀啊,十倍没有了”搞得我把BNB清仓了,估计是买不回来了”。 

在与币圈八竿子打不着的饭圈,有很多“专业术语”也可以套用在这次事件上。

比如支持AK的人在AK被“围攻”时,他们也许会说“抱走AK,隔壁请专注自家,黑粉不约”;而偏向于通过屯币来赚钱的人在看到AK这样评价自己时则一定会说“很明显隔壁在带节奏”“隔壁捧一踩一还要点脸不”。 

除了“屯币还是长线交易”的争论和交易的黑盒子,AK还有一个为人诟病的地方,也就是其开设的带单群(策略群)玩法,与大家想象中的币圈收费群有所区别。 

比如,他从2014年就开始建立收费群教人投资,但这个收费群费用高昂,不仅要交3个比特币入群,还必须向AK提交自己的隐私信息。

这个不合理、被PantheaP认为是“诈骗”的“策略群”,是AK被口诛笔伐的重点。

 

 

“不退费、KYC” 


我们来逐条剖析AK“策略群”的争议。

首先是运行和操作模式。

AK的策略群服务内容是“公开其全部币市交易”,他表示,“服务内容不包括分析走势的”。根据他的说法,群友必须按照AK设定的规则,“严格执行”他的策略。

  

Pantheap此前披露的AK策略群介绍


“但因为种种原因(比如自以为聪明,比如自制力太差),很多群友做不到。那亏损了自然生气,生气了又知道不是我的问题,只好退群后去暗处以黑我的方式来发泄。”AK认为。

此外,在入群费用上,AK与一般的付费群在群费的设定上,也有数量级的差距。

此前AK微博简介也表明,他的策略群按月收费,每月需交3万美元的群费,“总资产少于10万美元的不建议入策略群”,也就是说能够入群的,均为净值高资产玩家。

此外,他还规定,入群费“交了不退”,初次入群的玩家,到期5天内决定是否续费,如果不续费默认退群。即便进了群,AK“不承诺收益,没有投资保护条款,还要投资者自己跟着投资建议操作。”

              

“不退费,KYC”,这是AK自己总结的策略群规则。

Pantheap在去年就曾详细描写过AK以前的收费模式:

2017年在比特币上涨至3千美元时,AK的群费也开始进行调整,由原来的1BTC/月逐渐上涨成1BTC+1BCH/月、1.5BTC+1.5BCH/月,直至2BTC+2BCH/月,到了2018年7月,AK还规定将群费换成法币计价,想进群的玩家,必须缴纳2万美元等值的比特币或以太坊才可入群。 

期间还有个小插曲,曾宣称永不降价只会涨价的AK,在群费涨价至1.5BTC+1.5BCH/月时曾宣布:用以缴纳群费的比特币上限价格为10000美元,也就是说,当比特币在1万美元上方运行时,只需要缴纳15000美元等额的比特币即可。

而根据fhrp的说法,按照这样的标准,AK每月仅凭群费就能收取“600万”。

“你们根本不是策略群的客户群体,你们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入群需要的标准。”AK表示,收取高昂入群费的原因是他没有耐心也没有精力组建团队来管理,“只是为了减小入群的人数”。

值得玩味的是,要想进入AK的策略群,玩家还必须经过严格的KYC:

              

根据AK的说法,这是为了“严防群内信息泄露/合资入群”。

有网友调侃称:“无责基金经理(免责声明、高额且超高比例的群费即管理费)多美滋滋 还有比这更好的吗”、“AK对别人搞KYC,他自己搞了吗?敢露脸吗?”

 


 2017年,收费社群的高光时刻 


“这些会员真有钱。”听到AK的群标准是“一个月3个比特币”时,麻吉社区创始人张逸麟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31QU,“现在知识付费很难做,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币圈付费群的高光时刻,是在2017年。

这一年,ICO集中爆发,“国产三大公链”、以及主流币的暴涨,国内一度迎来了“全民炒币”时代。 

这一年,也是“AK卷土重来,开始名声大噪”的时刻。

“这个时机很重要。”张逸麟表示,这一年做炒币收费群的,基本上都赚了不少钱。 

一直以来,教人炒币的群在币圈是最受欢迎的。“理论上,当时散户赚钱无非就两种,炒币和私募,风险都特别高。”但是在2017年蒙眼狂奔的疯狂时刻,对风险的评估被暴富的欲望碾在脚下。 

2017年,张逸麟当时在做Alpha社区。“我们当时的付费群分三个档,588元、2ETH、1BTC,最高峰付费会员4800多人。”即使按最低588标准算,张逸麟团队一年就赚了近300多万,但实际数字更漂亮,“营销额上亿”。

2017年,一个收费群要怎么做?

“先带着大家赚了钱,大家才愿意花钱进来的。”张逸麟告诉31QU,而且那个时候是牛市,玩家们入会踊跃。

“第一天直播推出会员架构我记得是7个黄金会员,几十个白银的。”张逸麟回忆道,之后,一方面有人主动找过来加会员,另一方面也发展了很多群管,推广、拿提成。 

社群的生命力在维护。“那时候我们就是做点位分析,推荐主流币,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点位指导,偶尔会给山寨币的。”张逸麟非常直白:“大牛市,后面瞎推都涨,而且涨幅经常超过预期。”

 他们当时还特别邀请分析师来群里分享。“分析师收费特别高,回过头来看一个比一个能坑。”张逸麟表示,“熊市一来,一个给力的都没有。”

“当时社群气氛十分融洽,很多高净值会员主动来帮我们做事。”张逸麟告诉31QU,当时想成为1BTC的“黄金会员”是有门槛的,必须数字货币持仓价值500w以上才有资格加入。

 在牛市氛围下,这个群异常活跃。并且,很多黄金会员“少的都赚了50倍、80倍的”。

 但这种盛况,在熊市戛然而止。

 “还有零星的几个群,大部分都黄了。”即便是赚到钱的会员,也都在长达一年的熊市里变的沉默。

“做社群,首先要有核心的服务内容,然后需要成功案例,能值得别人花钱来进你群的内容,说白了就是能让人赚钱的。”张逸麟总结道。

2018年初,张逸麟创建了新的麻吉社区,迄今为止人数已超过2w人。但他不做点位分析,“我个人来看就是赌,因为迟早要踩雷的”;也不敢带社员们玩项目,“怕被维权,宁可不带着自己社区的人赚钱,也不能让大家因为对我的信任而亏钱”。

 AK 的结局?

我们再把目光回到AK的争论上。

 根据网络上流传的信息,网友大概能刻画出AK的个人画像:性格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善于隐匿身份,早年身份或为摄影师,最早在2013年进入币圈,赚取第一桶金后于2015年退出币圈,2017年卷土重来,累积了大量财富,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高昂的策略群费。

被人们攻击最多的点是,AK收费群不仅让人赚不到钱,而且人们交出自己的个人信息后, AK 并不会交换自己的信息。

这让很多人觉得并不公平,在不公平的背后,还牵扯到了人命、诈骗,涉及到了巨额资金。

 事件发酵至今, AK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发了近200条微博来反击法海等人的攻击:

“这叫stereotype,刻板印象,币圈就是只要收费就是原罪,别解释,你收费就是坏,不看证据,就是要喷。”

“我很少看别人评论区,有时候被人拉着看,会看到无脑黑我的。我都会顺手把这种人一个一个都拉黑掉。”

“法海这群**什么样都看清了吧?至于所谓人肉的信息,你们既然搜到了 就去找啊!只是可怜人家局外人要被你们这帮**打搅。”

对于无神自杀、与赵东关系、赌棍群友爆料的事件,AK也在置顶的文章《比特币会不会永远涨》中一一解释。 

“我不希望我周围的朋友知道我在币圈,因为这个圈子太龌蹉了。”AK在文章最后写到。

但网友的评论,已经成一边倒的局势——倒向法海、PantheaP一边。

“虽然你现在可能看不见未来,但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当你蓦然回首时,这个‘未来’便是你曾经所走过的点点滴滴,你的成就作为。”在《穿透AK魔术》中,PantheaP多次引用乔布斯的这句话。

“老韭菜不暇自哀,而新韭菜哀之;新韭菜哀之而不鉴之,亦使新韭菜而复哀新韭菜也。 ”

 币圈不缺暴富神话,也不缺借助暴富神话骗钱的骗子。

“币圈有一点特别不好,大家挣了钱都觉得自己老牛逼了,骗子骗的人多了都起幻觉了,赚的钱呢大部分人靠周期,币圈的首期短泡沫化又狠,真正跑赢市场环境的屈指可数。”神鱼在微博上的这段话,不知能否点醒一部分空想的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