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原创】DApp生态观察:光环被DeFi抢走,留守的链游开发者要如何突围?

用户流失,辉煌不再,区块链游戏还有希望吗?

2019年7月24日 18:39 区块链游戏

来源/31QU

文/林君

“DApp 凉凉了,你还关注?”

“不提了,揭开我记忆的伤疤。”

“最近要更新文章了?劝你换个方向,选个热点题材。”

“进场最早最好,投入金额不要太大,一旦你成了游戏大户,你就是被割的那个……”


近日,31QU 就 DApp 现状询问了几位链游玩家、区块链从业者,得到的大多是消极回复。

他们有的默默停服了游戏,有的早已把游戏账号卖掉,回归了正常的工作生活;有的玩家还会按时登陆游戏“挖矿”,“每天收获 2.5 个柚子”;有的则是慕名而来的新玩家,在最近的游戏里基本能实现盈亏平衡,但也对项目方在推广方面的“不作为”,愤懑不已……

较于悲观情绪,更糟糕的是无人问津。

只要是区块链从业者,就一定能明显感觉到:今年以来,大家的关注焦点已经从去年的公链、链游,悄然转移到了 DeFi、Staking,甚至 IEO、资金盘、模式币。去年热议链游的盛况,早已不复存在。

玩家沉默、开发者流失,DApp 风口为何吹不动了?


 沉寂 


“没有,坑的老惨了”“不玩了。”

这是 31QU 在询问一个早期链游玩家最近是否还在玩 DApp 时,对方发来的简明扼要回复,他不愿提及此前玩过的游戏、踩过的坑,“不提了,往事不回味。”

今年 3 月,投了不少钱到某款骰子游戏,却因团队突然关停游戏,最终血本无归的玩家建夏,至今仍对链游避之不及,“亏了太多 EOS”、“不敢玩了”。

在链游里把“钱亏完了”绝非个例,尤其去年下半年以来,熊市降临,玩家手上持有的加密货币资产大幅缩水,对链游也提不起兴趣。

大批玩家逃离,链游开发团队的日子也不好过。

今年 7 月,玩家周公子在群里询问创始人:“又一个月过去了,有更新计划不?”对方回应:“没有啊……没有好的方向。”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没有新计划,团队并未销声匿迹,游戏仍在继续运营,根据创始人此前的说法,“现在是亏着钱跑着,贴钱挖矿。”老玩家还能每天登陆“收收矿”。

这样的行业背景下,部分区块链游戏开发进度,远达不到玩家的预期。

早在今年年初就开始筹备进驻 Decentraland(DCL)、开启另一份事业的玩家石广,当下也为项目的进度捉急:“最近 DCL 的进展很慢啊,我们做不了什么,都在等耽误了的主网上线呢。”

此前,石广告诉 31QU,他“准备在土地上开商店,帮助设计师们卖虚拟的游戏卡片、人物模型,还有服装”的计划,但几个月过去了,目前计划仍处于停滞状态,现在官方的编辑器较为简陋、落后,“得等 unity3d 上的插件”,另外,“虚拟形象也要收费”,还不是合适的时机。

此前,31QU 刊发的一篇文章《DApp 是个伪需求?DeFi 才是以太坊活下去的真正用例》,大概也能一窥今年以来,搭建在公链之上的用例中,DeFi 的地位。


 DApp 真凉了吗?


自去年 6 月 EOS 主网上线后,基于各大公链开发的 DApp 开枝散叶,也逐渐形成了自有生态。在风云变幻的加密货币行业背景下,上述玩家的经历,也仅算是冰山一角。

如果仅从 DApp 数据看,今年以来,虽然 DApp 音量较小,但还不算太糟糕。

dappreview 近日公布的 2019 年上半年报告显示,上半年新增 DApp 数量达 1114 个,“半年总交易额达111亿美元”,DApp 市场总体发展依然良好。

如果进一步细化,根据 SpiderData 数据,今年 6 月份,三大公链的 DApp 日活跃地址数量分别为 EOS 约 11 万、波场约 4 万、以太坊约 2 万。这个数据虽然并不打眼,但“宏观上讲,相对于去年年底已经有了一定的回暖”。

        

▲ 2019年6月三大公链DApp日活数据,来源:SpiderData


不过,作为行业的观察者,去中心化应用服务平台 DAppBirds 负责人鸟哥对此持不同看法,他认为,相比于日活、交易额、用户这些数据,开发者数量才更能说明 DApp 现状。

根据鸟哥的感知,今年上半年与去年下半年相比,“DApp 生态最大的区别是开发者减少了 60%,新 DApp 的频率已经完全跟不上节奏。”他补充说,“去年一天能有十几款 DApp,今年这个数据下降到了 2~3 天一款新游戏。”

DApp 分发和区块链游戏社区 SpierStore 创始人肖华也基本上同意该观点,“单就游戏类型的 DApp 来说,一个人开多个游戏账号的情况比比皆是,甚至还有项目方会自己刷量。至于菠菜类型的 DApp,这种情况只会更加严重。”

这一观点同样得到链游开发者 Nicky 的认同,他表示,即便网站对 DApp 日活、交易额等数据进行了去重,但“免不了还是会有水分”,“公链生态的搭建需要开发者,如果开发者离开了,整个公链生态自然会出现问题。”

“此前,不少大公司都声称着要进军区块链,但如今看来,很多都急流勇退了。”


 熊市中的开发者 


入不敷出的链游团队无奈离场,在链游这条赛道上,当然还有在坚持的创业者。

BLOCKLORDS 是今年年初就已经上线的一款史诗策略类链游,此前,该游戏制作人 Nicky 告诉 31QU,团队曾在波场、NEO 等公链主办的游戏大赛中获奖,因此解决了前期资金问题。如今,几个月过去了,游戏开发处于正常轨道。

不过,他也表示,今年上半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行情变化莫测,也或多或少影响了自家游戏的玩家。 

“比如 4 月的时候,TRX 价格从 0.2 元涨到 0.3 元,波场的玩家在购买装备、道具时会更加谨慎,有的选择了场外交易,对 BLOCKLORDS 来说,也确实流失了部分用户。”

他补充说:“用户流失的原因,也可能因为我们游戏的玩法还不够丰富,如果玩家长时间只接触到一套玩法,自然也会离开。”不过,他认为这种状况在后续团队推出更多玩法后,可以得到改善。

目前 BLOCKLORDS 仍然把目标用户定位于海外玩家。“相对于国内,海外玩家对游戏的‘好玩性’要求更高,也更愿意付费。”Nicky 解释到。

 因此,一些 DApp 瞄准愿意高付费玩家纯属刻意为之。一方面,团队要生存,另一方面,设置高门槛也是为了拦住只想来薅羊毛的玩家。“不然,团队只能发币割韭菜了。”Nick 告诉31QU。

 对于未来,Nicky 目前还不担心能否赚钱,团队担心的是:“即便后面做出了体验感超棒的游戏,但却吸引不来更多的玩家。”在他们的预期里,等到今年年度推出 2.0 版本后,“希望到时能有 1000 个活跃的忠实玩家。”

 但惨淡的现状也时不时动摇信心。在经历大半年的市场洗礼后,团队开始反思此前坚持不做预售的做法。

 “有时,我和另一位创始人也会讨论,后续推新版本游戏的时候,要不要对现有规则做一些调整。”Nicky 告诉 31QU,“比如团队之前上线的两版游戏,为了确保公平,坚持不做预售,但后面我们发现,其他质量不如 BLOCKLORDS、但做了预售和包装的游戏,用户的参与度反而更好,好像新用户也喜欢这样的玩法。”

 因此,后续是否要对此做出折中和改进,也成了摆在团队面前的一个问题。


 能否寄希望于爆款?


去年下半年,以 FOMO3D、PixelMaster、比特币解密游戏,以及各类骰子、博彩、竞猜链游为主的概念应用,可以说支撑了整个 DApp 生态,也将三大公链的落地推向了新的高度。

不过,今年以来,从业者可以明显感知到,除了日单流水惊人的 888TRON 和《一起来捉妖》曾引起热议外,去年链游喧嚣的场景不复存在,大多数链游都未曾掀起波澜。

“概念类游戏发展速度确实有所放缓,加上今年二级市场有所回暖,用户对金融交易类 DApp 的兴趣提升,(链游声音变小)属于正常现象。”麦子钱包联合创始人吴岩表示。

“今年以来,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的概念炒得很热,比如 DAI,也属于基于智能合约的一类 DApp,随着此类产品越来越多,再归类到交易类就有点宽泛了。”肖华告诉 31QU,将 DeFi 和交易类 DApp 分类统计已经被 SpiderSore 提上日程。

由于还未吸引来太多真正的游戏玩家,目前 DApp 的用户和炒币玩家们有大量重合,在 DeFi 吸引用户的大部分注意力后,链游要如何再次攫取市场目光?

7 月初横空出世的 Just Game 似乎有望改变这个状态。这个由去年火爆币圈的资金盘游戏 FOMO3D 主创团队新推的游戏,一经公布,便引起了众人追捧。

有人对 Just.game 寄予厚望,认为其“将再次引爆区块链游戏”。之前从未玩过链游的鸡丝哥,也闻声赶来。他对 FOMO3D 印象深刻,去年只关注、没参与,“今年看到孙宇晨都帮团队推了Just.game,就特别关注了下。”

就在众人期待 Just.game 公布上线日期时,瞄准商机的团队已经率先出手,几天后,诸如 JustGame.VIP、BOXME 等多款“仿盘游戏”悄然上线,相应的宣传也热闹起来。

鸡丝哥就是在熟人炒币群里,听说的 JustGame.VIP,他告诉 31QU,“虽然知道这个是仿盘,但觉得可以在正版游戏出来之前体验一下也不错”,“先去试试水,攒攒经验。”

JustGame.VIP 上线了波场、以太坊、IOST 等多个版本,鸡丝哥只有波场版是赚的,“其他都没回本。”他把原因归咎于团队推广太差,“没推广,挺浪费的”。

但吐槽官方不会推广的他,同样不敢把游戏往自己的社群里推,他解释说,“风险太高,这不是把社群用户往坑里带吗?”

鸡丝哥告诉 31QU,等“正版”上线后,他还会去参与。但他也深知,这就是个资金盘游戏,“对于这种博傻游戏,不能投入过多,投多了自己反而成了大户,最终免不了被割。”

“目前市面上的‘区块链游戏’,绝大部分内核还是炒币,只是这个过程被团队用更生动的形式展示了出来。”对于此类资金盘、博彩类游戏,肖华直言不讳。

在被问及后续是否还会关注其他体验感更强的链游时,鸡丝哥表示“不会关注”。

也就是说,这些被爆款、赚钱效应吸引而来的玩家,似乎也很难转化成真正的链游玩家。

“如今处于低潮期,DApp 凉凉是常态,大家都在积蓄力量,积累和沉淀流量。”即便现状差强人意,HelloEOS 创始人梓岑还是对 DApp 持乐观态度。

他认为,这是市场“熊转牛这个阶段必然发生的事情”,“等到大牛起势之后,这种态势自然会反转。”

一方面囿于资金、技术,另一方面,由于加密货币行情低迷引发日活下跌、用户逃离,DApp 未来还尚未明朗。

可以确定的是,自诞生之日起就被寄予厚望的 DApp,依然还会有一段蛰伏期。